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端碗狗血来撒糖(2)【存档

一切与真人无关无关无关【重说三

作者就是个坑

我的word坏掉了浪费了好多时间啊心塞

糖在哪…………为什么进度这么慢……

=============

5

王大少十分罕见的睡不着,他翻了无数个身,最后睁大眼睛妄图适应黑暗,不过连他自己都没搞清楚他这么执着的紧盯窗帘是个什么节奏。

直到他在黑黢黢的一片寂静中,脑海里一闪而过小明星的脸。

然后他翻身而起,倒了杯热水立在厨房与客厅的交界处,端着花茶杯喝了许久。琥珀色的水晶吊灯在他周围晕染上一层又一层的柔光,平静地仿佛他刚才念着的那人总是出现在聚光灯下的身影。

说来怪矫情的。

今天哦不,是昨夜,王大少伸着两根指头拎着那只磨了漆的手机,踌躇了半天还是捡了起来,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拾掇出两个别人送的手机壳。

一个后面印了只可爱的兔子——别问他为什么收下之前没有直接砸回那人脸上——是个二十出头的嫩模送的,五官秀气的美女总是能自带灭火的工具。

另一个后面印了七八条锦鲤,色彩绚丽栩栩如生,说不上好看还是可爱,但是一个大老爷们用终归是够掉份的。王大少收到的时候自然是冷眼加冷哼,嘴里嗤笑个不停,送的那人撇撇嘴,弯了弯他那新月形的眉眼,看上去似笑非笑,一副爱收不收的模样。

王大少捏在手里转了转,拿白眼瞧他,理直又气壮,替你保存个黑历史留给你儿子看不用太感谢我。说着却把手机壳往口袋里塞,没有半分道谢的自觉。

对面的小明星偷笑的几乎抬不起脸。

喝完水王大少又躺回了床上,捞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屏幕亮起来的瞬间他快速地问候了一下地球自转周期。没有办法,通常来说等待天亮的时刻可不比便秘五天的感觉好多少。王大少想着小明星铁定是火了,嘴上没说心里可惦记了,估计这个时刻也没歇着,就在心里嘀咕咒骂着呢,否则自己也不至于辗转反侧。

但他怎么都想不到小明星会哭。

自我安慰了一番后生物钟还是不搭理他,王大少默默地捶了一下床板,站起来换上运动装,调了个六点的闹钟,绕着别墅开始跑圈。

大半夜的只有路灯陪着他,跑过警卫亭的时候,保安听到动静探出脑袋来东张西望,王大少扯扯嘴皮笑肉不笑:“没事,健身。”

保安搓着手缩了回去,见他跑远才暗自嘀咕:“有钱人真是有闲……大晚上的,有病吧?”

大夏天的天亮得早,闹钟还没响呢,他已经出了一身汗,喘着气回到家,立在楼梯口摆弄电话,打还是不打,犹豫了几个小时还是没个定论。

小明星那家伙一定睡着了吧。但是,没办法,口口声声给自己洗脑地说着自己确实错了该道歉,不道歉就不算个爷们,可是自己本来也就是开个玩笑呀,至于当真么,况且小明星当真就算了,怎么明知真相的自己也拿不起放不下了啊,这种伪科学命题不应该见个面灌两瓶酒再相视一笑就让它随风么?

来来来,检验朋友间诚意的时刻到了。作为一起游戏开黑虐死(?)小学生的LOL双煞好基友,本来就该这么豪放不羁嘴上无德的呀。

王大少被自己虐杀小学生的画面愉悦了一下,嘿嘿两声,甩开思想包袱,边想着哪天把小明星约出来吃个饭喝个酒打个游戏增进一下感情,边负着手爬回床上补眠去了。

6

小明星半夜哭得太晚,哭着哭着就睡过去了,等他醒过来太阳都升得老高,枕头边的手机来电铃声听得他连打了好几个激灵,手忙脚乱接起来,听到经济人冷淡镇定的声线他才惶惶然松了口气。

“喂,你有没有在听?”经济人恨铁不成钢地猛敲桌子。

“哦哦在听,”小明星一手抓着电话一手拿起干净衣物往身上套,拉裤子的时候一只手不方便,还立在原地跳了几下,“王姐,我听着呢。”

“……”经济人长吁一口气,“公司的意思是,你现在先别在网络上露面,等事态平息之后再说。另外,我再警告你一遍,不要再随便回复别人的微博,长耳朵了没?长了就吱一声!”

小明星跳到镜子前看着自己满脸的眼屎口水印皱眉,而后嘻嘻的笑两声,真的如经济人说的那样“吱”了一声:“听到了听到了。”

经济人满头黑线。

“活动不许迟到。”

没等小明星满口保证,经济人啪嗒掐了电话,趴在桌子上狂笑不止。

没办法,每次被小明星勾起了火气,总是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能被他萌得火气全消,她是不是该夸他一句心真大?

小明星放下手机,看着通话记录无语失笑。偏了偏脑袋扫一眼镜中的人,冲着镜像的自己吐了吐舌头,趿拉着拖鞋冲向卫生间疯狂洗漱,水声哗啦哗啦,消停了一会,又哗啦哗啦。

等小明星出来的时候,又恢复了白嫩嫩的模样,脸色跟玉似的,整张脸几乎都是一个色调,唯有眼圈旁有淡色的嫣红,许是擦毛巾的力道大得过了头,也可能是他试了一种新的眼膜。

于是穿戴整齐的他又在穿衣镜前昂着头抬着下巴转了转,嘴里轻轻吐出几句讥讽,轻到几乎听不见:“也就这张脸能看了。”

下午的时候小明星给自己做了个晚点的午餐,鸭腿饭配鸡蛋汤,还是早前买的,放冰箱里都快过期了,干脆拿出来都吃掉。

一顿饭吃得他大汗淋漓。

一边挥汗一边恨恨的否定先前对自己的嘲讽,谁说自己只有脸的,看这手艺,开家餐馆绰绰有余!那谁谁谁不把我当朋友是他自己眼瞎!不对,不是没当朋友只是没拿出真心来,也不对,不是没拿出真心,只是是真心把他当做无关紧要的朋友。

擦他在饶什么舌!

哼哼。

小明星端着碗喝汤。

哼哼。

小明星扒光最后一口米饭。

哎哎,怎么眼圈有点热?

果然是天气太热不宜贪嘴啊。

偏生洗碗机也坏了,小明星气冲冲的洗着碗,洗洁精的泡沫浮得满水池都是。他用力拧着抹布,嘴里念叨着:什么都不该贪,昨天的事就是个教训,叫你自鸣得意忘乎所以。

该!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