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论坛活动文】【苏越】我的师兄一寸半 上篇

过了三天了,搬来lof。2015.01.24 22:03

赠点师兄变小的 @墨瞳 菇凉。

师兄变小梗,外加动物梗,猜猜看哪只是师兄?

我的师兄一寸半

冬月初十,午时过半。

天墉城的后山禁地中,风声伴着剑气飒飒,约半刻,百里屠苏折臂收剑,缓缓抚过古朴的剑身,清澈眼光淡淡流淌。

远方近前并无脚步来临,百里屠苏将眼光从剑上挪开,蹙眉靠在岩壁上。

涵素真人说过,百里屠苏身犯煞气,一旦发作极为凶戾可怖,便示意陵越将他半囚半困在这无边后山,并考虑到他与其他师兄弟的冲撞,又下令,除了陵越无人可见。

活着的生灵,也并不是只有陵越。

会叼着鲜肉打着转、要给百里屠苏添菜的海东青阿翔,会衔着一枚青翠叶片四肢伏地、藏在芳树后默默紧盯百里屠苏剑气盈身的红眼白兔,会撒开蹄子轻盈跳上山头、居高临下俯视百里屠苏的羚羊幼崽……等等等等。这些山中万灵,在陵越离开、百里屠苏孤寂的每个日日夜夜里,用它们湿润的圆眼,以及飞翔蜷曲奔跑间掀起的柔风,一点一点的将温暖灌入百里屠苏心底。

大概除了天底下的历历活人,没有人会不喜欢风姿如玉的清朗少年。

“师兄……”上述活人,第一个就要排除陵越。百里屠苏转个身面对岩壁,没拿剑的手在岩石上敲了两下,看着西南方向的日头算了算时间,都快未时了,师兄今日是有事迟了?

百里屠苏想了想,往他住的地方走,如果师兄来了发现自己在等他,一定会懊悔自己的迟到。即使他不说,百里屠苏也看得出来。所以,表现的不在意便是对师兄最好的回应。

半途,草丛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百里屠苏弯唇一笑,单腿屈膝半蹲,松开剑放上草地,然后摊开双手贴于地面。草丛后那东西竖起耳朵,收回前爪捂住眼睛,只一会,耳朵软软的垂下来,四蹄并用奔向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只觉掌中一重,手掌大的小毛球在他手心蹭了又蹭,百里屠苏捏着它的耳朵开始顺毛,顺好之后,起身拿起剑,脚步无声的回屋。

红眼白兔缩在百里屠苏怀里随着他的走动晃动,待百里屠苏将它放下,它呆了呆,在木桌上来回奔跑,百里屠苏拎着它颈后的皮毛轻轻抚摸:“暂时不能陪你,我在等师兄。”

小兔子四肢乱踢,百里屠苏笑了笑,五指张合再度磨蹭,小白兔伸出前爪捂着眼睛,百里屠苏将它带进怀里,时不时望向门外。

小白兔安静趴在他怀里,红眸泛着光,随即抬起后爪蹦向地面,百里屠苏一怔,抬手一抓没有来得及,小白兔在地上滚来滚去,用湿漉漉的红眼睛瞅瞅百里屠苏,撒开四蹄奔出门。

百里屠苏追在它身后:“你去哪里?我不能出后山!”

兔子不管他的解释,只是拼了命的跑,它小的跟馅饼一样的身体,竟然跑得比百里屠苏快得多,百里屠苏顿了步子摇摇头,并指念出一个口诀,一道蓝光追上兔子短短的尾巴,百里屠苏顺着悠悠荡荡的清气,不紧不慢地跟随。

不知不觉快出后山,四周的景色不知变换过几重,山顶上被风带来的落木枯叶和路途中苍翠的劲树交织在一起,恍然忘了岁月变迁。

百里屠苏轻声念:“剩下的路我不能走了,下山小心。”

草丛窸窸窣窣。

百里屠苏转身要走。

白兔钻出来跳到他面前,大大的两颗门牙上咬着一片藕。

百里屠苏一怔,白兔吐掉藕片,咬上他的下摆,百里屠苏沿着它领的路拨开草丛。

红漆的食盒倒在地上,以藕片为主的素食凌乱地摆在地面。

这伙食是天墉城的伙食,而藕片是陵越喜欢的食物。

食盒在这里,那给他送饭的陵越人呢?

百里屠苏忽然有些急,拨着草丛就往树后探寻:“师兄,师兄你在哪里?”

“屠苏,我在这。”小小声的回答。

百里屠苏一怔,愣愣的问:“师兄你在哪里,我没看见。”

“这里。”

“嗯?”

“低头。”

百里屠苏听话的低下头,望着穿云的古树闷头苦思:“师兄是在练隐身术?”

陵越那边好久都没有声音,过了半响,才幽幽地说:“低头,掀开食盒盖子。”

“嗯,”百里屠苏应一声,刷拉一声打开盖子。

食盒下有几枚新鲜的朱果,百里屠苏依次捡起来:“师兄,接下来要做什么?”

他以为不过一场试炼,等他按照陵越的指引做完,陵越自然会来验收成果——分明想太多!天墉城的大弟子哪有那么闲!

陵越咳了咳:“你蹲下来。”

百里屠苏闻言立刻蹲身,眼睛紧盯着那方食盒看。

地面上几寸高的青草轻轻摇晃起来,百里屠苏不由自主投去眼光,然后,表情奇异地仿佛见到他不学无术的二师兄穿着芙蕖的裙子满天墉城搔首弄姿。

“师师师师兄?!”

还不及青草高度的陵越黑着脸点点头,发出指令:“先把我托起来。”

“拖?”

“是。”

“好。”

说罢,百里屠苏用仅有的一点点指甲捻着陵越后襟在草丛在一拖,陵越被当前对他来说极为可怕的力量这么一扯,双手下意识抱住面前的青草,等百里屠苏放了手,他伏身一倒,摔了满头满脸。

“……”

“……”

这个情景着实尴尬,两个人都没开口。

还是百里屠苏先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托起陵越,护在掌心里仔细观望:“师兄,你有没有摔到。”

陵越拍了拍脸上的枯草,好脾气的摇头:“我没事。”

“……”百里屠苏想起重点,“师兄,你怎么变得这么小?”

陵越叹口气,让他收拾好食盒提在手上,“我们回去说。”

百里屠苏点头应好,看一眼被冷落了许久的白兔,伸手想把它藏进衣间。

陵越只是看得好笑,一点头颅,白兔眼中幽光一闪,呆愣愣地看向百里屠苏伸来的那只手,衔起一枚藕片静悄悄地跑远了。

“……”算了,它跑得还比百里屠苏快。

回到屋中,百里屠苏托着陵越翻来覆去的看,陵越瞪瞪他,毫无杀伤力的眼光只是让百里屠苏更加好奇:“师兄,你快说吧。”

陵越红着脸悄声咳嗽,清了清嗓子。

天墉城的后山藏着世间半数的奇珍异果。其中一味名为还故果,俗称变小果,陵越正是不小心吃了这种果子才变成现在这般大小。

哦,百里屠苏若有所思地点头,掏出捡到的朱果:“就是这个?”虽然是疑问的口气,但内心已经百分百肯定了。

陵越捂着眼睛挥挥袖子。

“那……师兄,”百里屠苏戳了戳还故果,“你怎么想到吃它的?”

陵越捂着眼睛甩甩袖子。

当时,他并没有认出这就是记载中的还故果,只是见朱果鲜艳欲滴,又想起百里屠苏时常对着白兔抱怨的“嘴中苦涩无味”,不由自主就摘了几颗。

万物有灵,既然采摘了就不应随意丢弃,但又不知味道如何,陵越便想替百里屠苏先行尝过,没想到——

陵越把过程和心理活动省略,只是简要说好奇尝了一口,百里屠苏虽然不信,却也觉得师兄这样的心态,比在天墉城里年轻了不知多少。他心里欢喜,就不再咄咄逼问。

陵越抬着袖子遮住眼,深深叹了口气。

才刚放下袖子,森然的冷意就贴上他面颊,陵越浑身一僵,抵足弓腰一副防备的架势,百里屠苏戳了戳他的后心:“师兄站直了,我给你量量身长。”

原来是百里屠苏的剑,陵越放下心来,站直了眼光莫测的看着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注意到他的目光,愣了愣,红着脸道歉:“抱歉师兄,我不是故意……”要戳他的,但陵越现在太小,除了指头能点一点之外,其余似乎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我不是……”陵越刚要解释,百里屠苏翻出食盒里的筷子,挑了挑陵越的长袖,满意道:“这个还好,师兄你还可以坐上来。”

陵越恨不得把黒木筷子折成两半。

百里屠苏又道了声抱歉,将木筷轻轻压在陵越头顶,对着剑身比划。

捯饬了半天,百里屠苏终于说:“师兄,你现在一寸半。”

陵越无言以对。

我的师兄现在只有一寸半。

百里屠苏被自己这个认知吓了一跳,但又忍不住仔细看着陵越,虽然只有一寸半,但全身都是按比例缩小的,玉冠,广袖,高靴,无不精细,简直就像是特意做的小娃娃,一点一滴都浸注了无数心血。

……怎么有点希望师兄这个模样久一点?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赶走胡思乱想,问:“这个果子效果有多久?”

陵越沉声答:“吃一颗能持续十二个时辰。”

“……”百里屠苏奇道,“师兄吃了几颗?”

“就一颗。”陵越站在桌上眼光低垂,还好他当时只是抱着尝一尝的心情,否则——

“那还好。”百里屠苏看了看天色,捕食的海东青应该快回来了,有它的话自己没吃的午饭差不多能补上,师兄现在也小,吃不了什么,这十二个时辰应该不难过去。

但天墉城那边——

看出百里屠苏的顾虑,陵越立马温声安慰:“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放出灵识通知了涵素真人和芙蕖,我消失的这一段时间不会有什么混乱发生。”

百里屠苏这才弯唇一笑,举着筷子挑起陵越的袖口,算是与他达成一致:“这样就行。”

解决完事态的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百里屠苏在后山这几年只与陵越这一个活人交流过,陵越平时话不算多,关心的话又说得一本正经,他不脸红百里屠苏都红了眼,所以总是陵越说,他默默地听着。而陵越,他纵是有心同师弟交谈,现在这个情况也是不大现实。

于是两人都不开口,陵越被这番折腾搅得气力全无,又耗费了太多灵力,不多久,就坐在桌上睡着了。百里屠苏一笑,借了筷子的力放平他,撕下一片衣角给他当棉被和枕头。

等阿翔回来,饿过头的百里屠苏烤了顿鲜肉大快朵颐,不过他还记得鸟嘴里夺食有失颜面,只是吃了一小半,剩下的烤得香喷喷都扔还给阿翔。

趁着陵越未醒,百里屠苏跑到山中采了几个果子,拿筷子绞碎了放在茶碗里,果肉一丝丝的极好下口。

之后,就是等陵越醒。

tbc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