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苏越生子】生生死死 第十一章

*被你们催虐催的我都不好意思写甜了(被霄河捅死)

*玉颜神助攻

*下章转折

第十一章

数斤的蒸糕和百里屠苏的种种好奇一并解决后,陵越开始思索着能否在山中谷外种些什么。

桃花谷坐拥百万生灵,享亘古日月滋养,得天独厚的地势早就了它的易守难攻,但正因此,没有生人就没有庄稼作物,也没有足以支撑他们的水车良田。

若是寻一方地,种一片粮食,养一群家禽,闭门不出也可安然度日。

但随意播种又怕扰乱性灵之间的平衡,陵越思索良久,唤来玉颜好声好气地求教。

玉颜对着个不知哪里采的野果啃得开心,听他这么一问,蓦然一呆,果子都掉到了地上。

天哪她们虽然是花妖,但是这桃树能不能结出果也不是她们决定得了的呀。

陵越捡起果子塞回她手里,跟百里屠苏打了声招呼,提着霄河出了山谷。

在山间循小道走出数里,访水道,寻沃土,观测地形,一趟下来陵越不知用手中之剑斩断多少丛生荆棘,到最后手麻脚疲,连张口说话都嫌费力气。

夜里回来,陵越遥遥望见玉颜蹲在溪水旁,弯下腰垂着脑袋,仿佛在与深山万灵神交。没过多久,她火冒三丈地一跃而起,将地上一块黛青的砖石踢进溪水里。

陵越看得直摇头,不知他不在的这半天,有没有谁捅出什么篓子来。

回屋后,百里屠苏递来一杯水告诉他,桃夭醒来没看到陵越一直在哭,现在好不容易睡了;蒸糕他自己吃了两块,不甜不腻很合口味,现在蒸笼上还热了两块给陵越当晚饭;五只鸽子死了一只,在妖灵们的强烈抗议下他给放到水里顺流飘走了;玉颜一整个下午都在对着一只甲鱼发呆。

陵越无言失笑,总体来说没有什么大到不能解决的事。

百里屠苏拉着他去探望桃夭,陵越半跪下来,视线与榻间的桃夭平行,伸手在她心口轻轻拍了拍,新做的襁褓毕竟没有一层层的小衣服贴身,桃夭歪一歪脑袋,脖子之间便露出一条小小的缝,陵越抬手给她整理好,又在上面盖上一层毛毯,才又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百里屠苏阖上门,领着他向厨房走去。

蒸笼下还架着小火,陵越提着湿抹布揭开冒着热气的锅盖,拿双筷子戳了一块糕出来,咬上一口,不觉皱了眉头。

软糯中带了微微的苦涩,蒸的时间也太过了些,水分干的离谱,陵越咽下一口,才知道百里屠苏所说的不甜不腻确实不假,很合口味什么就只是套话了。

正待陵越咬下第二口,手边忽然多了一罐白糖,百里屠苏低着头,皮靴磨蹭地面:“师兄,蘸糖吃。”

陵越笑一声,蘸着糖一口一口的细嚼慢咽,这糕不是不甜,要看怎么吃,以及谁与你一起吃。至少现在的他感觉这糕何止是甜,简直是太甜了,甜的他牙都要倒了。

吃完晚饭,陵越回房,研墨铺纸,执着笔顿了顿,随即挥毫泼墨,笔锋移动间隐约现出的山行之势,竟与实际不差分毫。

洗漱完毕,熄了柴火,陵越被站在他门外的玉颜吓了一跳,却见她指着桃树笑意盈盈。

风来时,满树桃枝在桃子的重压下,沉甸甸地对他俯首示意。

陵越一拍脑门,自言自语道:“……腊月里的桃子,我果然魔障了……”

玉颜可怜巴巴地摇着他衣袖。

真人你这是不满意么,我尽力了啊,下午那只千年的死乌龟说我们只开花不结果,放在人间就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不过已经被我一脚踹进水里了!真人你吱个声啊!

…………

果然是山中无灵兽,道士称大王。

陵越在这群妖灵心目中的形象估计很难改变了。

第二天一早,陵越把桃夭托付给百里屠苏,带着玉颜给他的一袋桃核,继续没日没夜的往谷外跑。

昨日勘测的是地形与水流,今天要做的就是测量五行方位与对应的星辰位置,周围树木的生长情况。

五行之中,金木之气尤盛,其次是水土,而妖灵身上的幽幽灵火,正好为缺失的一行补上缺漏。

翻土刨坑,沿着一个个规整的圆坑依次撒下桃核,填平地表,引沿途之水灌溉,聚周身日光照耀。只待三五年,此处碧桃荫蔽,足下成蹊。

做完这一切的陵越拖着惫懒的脚步往回走,幽深的山谷中远远有一盏为他而留的灯火。

夜风徐徐,陵越在低矮的木门前停下步子。

百里屠苏斜对着陵越,低着头正对桃树,足尖点地,靴子无意识的踢动着桃下碎石,口中念念有声。

无非是今日又发生了什么,师兄早出晚归的忙些什么怎么还不回来。

陵越摇头轻笑,正欲唤他,忽见他骤然挺直身躯,抬高头颅,目光紧紧定在满树的桃花上,神色无比温柔:“……我喜欢你。”

屠苏有喜欢的人了。从石破天惊的话语中反应过来的陵越脸色刷地白了几层,手上更是不由自主攥紧了霄河。

百里屠苏温柔的话语还在继续:“真的,我是真心喜欢你,不是一时迷惑。”

一句话击得陵越几乎要弯下腰。受谁的迷惑?

“即使世人不认可,我也还是……”百里屠苏透过满树桃花,想到那个比桃花还飘渺不定心思难猜的人,眼里涌上淡淡悲凉:“你能不能感受到?”

陵越扼腕,浑身不可自抑的剧烈颤抖。不被世人认可的感情,对方,是妖?

满树的桃花,迷惑之下的坦白,不被世人认可却固执己见的坚持。

是玉颜么,屠苏你喜欢上的是玉颜么?陵越仿佛被什么扼住了喉咙,任凭他怎么努力都张不开口,发不出疑问,只有微弱混浊的气音从喉咙深处倾泻而出。

高高低低,呜呜咽咽。

陵越一把捂住嘴,掐指一个字诀,百里屠苏的告白之声仍在耳边,他人已到屋内。

百里屠苏闻声抬头,四周暮色围合,寂寥无人,碎石在他脚下滚出一圈又一圈。百里屠苏低下头:“师兄,你感不感受得到?”

屋内的陵越自然听不到他的心声,胃绞着一阵一阵的疼,陵越想去够桌上那壶水,腿却软得直打颤,根本迈不开步子,他扶着门框躬身促膝,冷汗涔涔而下。

好不容易缓过来,勉强走到桌前已是极限,陵越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拎起茶壶,然而胃里的痛一下比一下厉害,到后面连酸水都涌上来,他一天之中只吃了随身携带的两块蒸糕,还是凉透了的,蒸糕又黏又糯,吃多了胃里本来就受不了,现在又加上百里屠苏这么一刺激,没有直接吐出来都算陵越好涵养。

又片刻,陵越单手撑住身体,另一只手摇摇晃晃地给自己倒一杯水,滚烫的热水溅到他手上,他也浑然不知,直直地就往嘴里送,奔腾的水汽烫得他心口都要炸开,掩住即将脱口的痛呼,陵越咬舌死死抵住上颚,冷汗再度滑下。

他曾以为他铁石心肠,哪怕亲手将百里屠苏送到另一个女子手上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只要百里屠苏过得好。

设想过百里屠苏在他离去之后的人生,仗剑四方,如花美眷,铺天红绸,高朋满座。

但是当他真的亲耳听到从百里屠苏口中冒出的情与爱的字眼,他发现,想象这种事,真的都作不了数。

陵越跌跌撞撞地回到榻上,斜靠着床沿迷迷糊糊的想:若果真这样,桃夭怎么办。……无碍,反正都是日后的事了,屠苏不会亏待她,玉颜也很喜欢她……那一声叹息兜兜转转,萦绕不去。

过了不知多久,陵越被前来找他的百里屠苏推醒。

“师兄,师兄,你何时回来的?我一直在门口等你却没看到。醒醒,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对着桃树假装那就是陵越的百里屠苏倾诉完毕,心里终于好受些,不再那么堵得慌,又眼见天色黑的越发浓重,左等右等陵越也没回来,百里屠苏找遍屋子,终于在陵越自己的卧房里找到他,彼时陵越发束散开睡意深深,玉色面颊一点薄色嫣红,乌发宛然吸了浓墨,淌过脖颈心口,轰然铺地。

百里屠苏将他抱起来换了个睡姿,再小心翼翼放回榻上,百里屠苏再三犹豫,最终握了握拳,低头在陵越发间印下一吻,而后偷觑一眼陵越,发现他仍旧安然静卧,才执起他的手,等待片刻,慢慢的摇醒他。

晚饭时玉颜抱着桃夭一蹦一跳地进来。

陵越不由望向她,玉颜也感受到他的目光,怯怯的迎上去,一脸提心吊胆。

这两人又发生什么了,道士的情绪波动好可怕。

陵越收回目光,眼角余光里,少年少女凑在一起,脑袋对着脑袋,一个三言两语的说话,一个默然无声的倾听。

百里屠苏提到桃夭最近特别乖,玉颜在一旁拼命点头。

那是那是,道士不在也没有哭得太狠,否则她这颗心哟,可要碎成一瓣一瓣的了。

陵越再瞥一眼玉颜,少女抬起头心里一跳,立刻拔腿凑近,不假思索地把桃夭塞进陵越手里,嘿嘿的傻笑看他。

陵越取了温着的羊奶给她喂下去,抚着桃夭心口说:“屠苏,今晚还是你照看她吧,我明日还要早起出山。”

百里屠苏问明情况,知晓他开地垦荒的意图,心中有疑但也没有其他异议,道了句好眠,收拾好东西抱起桃夭回了房。

玉颜没有动弹,只是并起膝头,腆着脸痴痴地望着陵越。

陵越看她一眼,勾唇似笑非笑:“你想向我讨教屠苏的喜好?”

不不,谁要问那个坏人啊!

“哦哦,那就是想吃蒸糕了,我明天给你热一块?”

人类的东西吃了都要吐灵气!玉颜被他这个提议吓一跳,慌忙摆手拒绝,矮着身向后挪动几步,一转身跳回空中。

陵越望着她消失的身影默默发笑,笑着笑着,头颅低垂,表情凝结,心中的钝痛再次袭来。

tbc

==========================

下章真的转折!我已经写好了,连着一起看比较过瘾,但是今天更了明天就没有,后天也没有,对的,我要停更一周。等我十二章更完我会写个公告。

评论(2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