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九色鹿番外 奥菲丽娅的金发

*AL生子向,还是要提醒一下的【噗

*其实早就写好了,但是一直没发……

*修改过又加了一点内容

《奥菲丽娅的金发》

1、

艾达瑞安周岁宴之后没多久,两个孩子就开始牙牙学语。

起初他们只能不停地喊“Ada、Ada”,到后来也能说出莱戈拉斯的名字。

阿拉贡沉浸在天伦的欢乐里,莱戈拉斯给他泼冷水:“噢对了忘了提醒你,奥菲丽娅是五岁的心智。”

阿拉贡一手抱着一个婴儿,哈哈大笑说:“你看她多喜欢我。”

莱戈拉斯接过奥菲丽娅,吻一下她的额头,又探到阿拉贡身前,吻了一下艾达瑞安:“好了,抱他们睡觉去吧。”

小婴儿手舞足蹈,开心地给阿拉贡和莱戈拉斯脸颊添上好几个奶泡。

就在阿拉贡以为王子公主将一直这么天真可爱的时候,情况转变了。

两个孩子突然变得口齿伶俐。

阿拉贡每天都要遭受奥菲丽娅至少三次炮轰。

“你是不是喜欢小博恩多过我?”——看来一直记着仇呢。

“为什么莱戈拉斯当初消失了半年?”——果然父女同心。

“我一定要叫亚历克斯哥哥吗?我明明比他大!”——亚历克斯躲到阿拉贡身后。

有时候艾达瑞安看不下去,只好拉一拉看上去跟他一般大的姐姐的衣袖,奶声奶气地说:“奥菲丽娅,你不是还叫我弟弟吗?”

奥菲丽娅揉上他的脸:“你本来就是我弟弟。”

所有的大人都在哄笑。

更多时候,阿拉贡只是任着奥菲丽娅同手同脚地爬到他床上滚来滚去,最后扬起她藕节一样的臂膀,眨着浅色的眼睛口齿清晰地说:“Ada,抱抱——”

阿拉贡满心疼爱地抱起他的小公主,轻声说:“奥菲丽娅?”

奥菲丽娅揉揉眼睛,打着哈欠把头埋进他怀里:“Ada,我要去见莱戈拉斯。”

这样才像个一岁半的孩子嘛——呃他是指外表看来。

奥菲丽娅比艾达瑞安更加黏人,或许是因为幼年的经历,凡是威胁到莱戈拉斯的存在,她全都不喜欢。

但当阿拉贡问起她讨厌谁的时候,奥菲丽娅只会对着国王比出一个爱心,委委屈屈地说:“我不要告诉你。”

国王每次都没了辙。

某天,一岁半的奥菲丽娅在王宫花园里,把要跟她争夺菖蒲的小博恩硬生生骂哭了。

莱戈拉斯闻声赶来,小博恩躲在凉亭的柱子后面哭,奥菲丽娅面色不佳的扭过头,不愿回答莱戈拉斯的质问。

“奥菲丽娅,”莱戈拉斯阴沉下脸,“为什么欺负博恩?”

“我才没有欺负他。”奥菲丽娅还不怎么站得稳,玛丽半蹲在地扶着她的腰,她把手背在身后气鼓鼓地说。

“把手伸出来,”莱戈拉斯面无表情,“伸不伸?”

奥菲丽娅哇的一声哭起来,边哭边哽咽着喊:“Ada……”

莱戈拉斯接过她递来的菖蒲,拍着她的头说:“去给博恩道歉?”

奥菲丽娅不情不愿地拽出博恩,当着莱戈拉斯的面挤出一个笑:“博恩哥哥对不起,我不该因为你说我的身份不明不白,根本不配当公主,也根本配不上王宫花园里的菖蒲,就抢过你的花还骂你;也不应该因为你说我黑色的头发又卷又长,就像海里的水藻那样恶心而打你;噢还有,你还说我Ada……”

玛丽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小公主童言无忌的嘴。

莱戈拉斯愣了十秒钟,拎起小博恩的后领把他扔给身后的侍卫:“告诉伊欧文,替我教训他。”

侍卫被准王后的气势吓住,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应下,扭过头跟见了鬼一样拔腿飞奔。

奥菲丽娅悄悄冲玛丽比了个手势,用口型说:“我赢了。”

2、

隔了两天,玛丽给奥菲丽娅梳头的时候,夏莉公主命人送了一盒新做的饼干。

玛丽欣慰地看着小小公主跳下椅子,小皮鞋踩在柔软的地毯,神情郑重地向来人道谢。

奥菲丽娅奶声奶气:“替我谢谢夏莉公主,告诉她,奥菲丽娅最喜欢吃她做的饼干了,等奥菲丽娅长大一点,也给公主做点心吃。”

夏莉的侍女微微行礼,奥菲丽娅看了看玛丽,伸手去够饼干盒。

玛丽咳一声,举着梳子说:“梳完头就可以吃。”

奥菲丽娅撇撇嘴,乖乖任玛丽把她抱回椅上,继续梳头。

侍女捂着嘴偷笑,放下食盒弯着腰退了出去。

侍女走后,奥菲丽娅对着镜子左右张望,嘴里还不停嘟囔着什么。

玛丽好奇:“奥菲丽娅,你在看什么?”

奥菲丽娅敲了敲镜面:“不像啊……”

玛丽替她编好两个细麻花,固定在后脑勺:“什么不像?”

奥菲丽娅向她招招手,神秘兮兮地说:“头发不像。”

奥菲丽娅好奇地问:“我真的不是莱戈拉斯和夏莉公主生的?”

玛丽无可奈何地捂住了小公主的嘴,并且告诫她不要在伊利萨王面前开这种玩笑。

奥菲丽娅眨眼说:“我当然知道,我出生的时候,夏莉公主才十二岁。”

玛丽说:“你都记得?”

奥菲丽娅笑得无比单纯:“我记得的,有一次我从马厩里叼出一块蛇皮,然后……”

玛丽已经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3、

伟大的伊利萨王近几日有些苦恼。

起因是他的小公主每天起床后都要拉着玛丽问:“玛丽阿姨,我什么时候能长成莱戈拉斯那样漂亮的发辫呀?”

玛丽哄着她:“很快了。”

奥菲丽娅补充:“要金色的。”

玛丽梳着头发的手一顿,呃了半天:“这个恐怕不行。”

奥菲丽娅瞪瞪眼:“为什么不行?”

玛丽好想大喊一声问你爸妈去,但她只是微微笑,一派淡然的模样:“因为莱戈拉斯是独一无二的。”

奥菲丽娅哼了几声,竟然真的不再吵闹。

事实证明,这只是玛丽一厢情愿的想法。

她不再闹玛丽,转而换成了伊利萨王。

奥菲丽娅拽着自己乌黑的发辫问阿拉贡:“Ada,为什么我跟艾达瑞安都是黑色的头发?”

阿拉贡俯身将外表年龄不超过两岁的小姑娘抱到怀里,逗她说:“黑色不好看吗?”

奥菲丽娅委屈地说:“可是我更喜欢金色的头发,像莱戈拉斯那样。你难道不觉得莱戈拉斯的样子真是好看极了么?”

阿拉贡哑口无言。

回到寝殿,跟莱戈拉斯提了奥菲丽娅的这一番话,莱戈拉斯沉默着走到窗前,眺望晴空。

阿拉贡心头一跳,忙问:“怎么了?”

莱戈拉斯噗嗤一笑,摇头说:“是我想多了。”

阿拉贡轻声说:“要不然给她生个金发的弟弟妹妹吧?”

莱戈拉斯全当没听到,耳朵尖却悄悄红透了。

4、

奥菲丽娅这几天老喊着有小偷。

阿拉贡没把她的话当回事,毕竟得有多大的胆子,才敢闯进重兵把守的公主房间。

奥菲丽娅不依不饶,捏着几根金色的发丝说:“真的有小偷,我都捡到好几根头发了!”

阿拉贡接过她手里的金发,问:“会不会是莱戈拉斯晚上去看你的时候掉的?”

小公主送他一个笑:“看看这长度!”

玛丽比划着:“有些像奥菲丽娅的头发,只是颜色不对。”

莱戈拉斯脸颊发红,一个人站在后面捧着脸不说话。

“莱戈拉斯。”阿拉贡和奥菲丽娅同时喊。

“嗯?”莱戈拉斯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

“Ada!”小公主撒娇。

莱戈拉斯终于回神,上前抱过女儿说:“别想这些了,去找艾达瑞安。”

小公主哼哼唧唧,莱戈拉斯亲了她无数下,总算哄得她开心地搂上莱戈拉斯的脖子。

没过几天,夏莉公主也拉着波罗莫来看奥菲丽娅。

奥菲丽娅攀着夏莉的脖子亲了又蹭,波罗莫黑着脸把她扒下来,她又立刻抱了上去。

奥菲丽娅的嘴唇是鲜嫩的玫瑰色,她用比鲜花鸟鸣还婉转的语调说:“夏莉公主,我好想你。”

波罗莫回去后,小公主房外就多加了十名守卫。

奥菲丽娅仍旧每天拿着新出现的金发吓自己:“真的有小偷!”

国王默默扶额,波罗莫耸肩:“这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事情只好不了了之。

5、

不是所有人都能想象,深夜一醒来,就有一头美丽到无以复加的鹿,立在床头深深望着自己的样子。

阿拉贡只是震惊了几秒钟。

他拍了拍掀开的那一角被子,轻声说:“莱戈拉斯?”

九色鹿点点头,周身光芒散去,莱戈拉斯化为人形倒在地毯上。

阿拉贡立刻下地把他抱起来,怀中人紧闭双眼,睡颜无辜。阿拉贡叹着气让他躺下,拉了一下床头的铃。

近侍无声无息地走进房间:“陛下。”

阿拉贡撑着额头命令:“叫御医来。”

御医走后,莱戈拉斯躲在被子里,任凭阿拉贡如何呼唤都不吭声。

阿拉贡小心地推推他:“莱戈拉斯,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不肯动弹。

阿拉贡好笑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从被子外一把抱住莱戈拉斯,呼出来的热气好像都透过被子传进莱戈拉斯耳里似的:“莱戈拉斯,别害羞了,快出来,小心闷坏自己。”

莱戈拉斯踹开被子,红着脸一动不动,最后狠狠瞪着阿拉贡:“谁害羞了?”

阿拉贡还想调笑他,莱戈拉斯已经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之前淡然的神色,站起身说:“我去看看奥菲丽娅和艾达瑞安。”

阿拉贡轻声说:“走慢点,别撞了。”

莱戈拉斯急匆匆离开。

阿拉贡感觉地板都要被莱戈拉斯踩烂了。

于是刚铎准王后的养胎也被提上了日程。

6、

月光遍洒,莱戈拉斯推门而入。

他慢慢走近华丽的婴儿床,拈起奥菲丽娅黑色的长发,在满目的海藻般微卷的黑发中,找到一缕金色的痕迹。

莱戈拉斯松开手,几根金发翩然落地。

莱戈拉斯守着公主整整一夜。

天亮时,奥菲丽娅揉揉眼角,呢喃道:“Ada……”

莱戈拉斯轻轻应了一声。

奥菲丽娅以为自己在做梦,自顾自地发着呆,过了一会儿,终于清醒地对上莱戈拉斯含笑的眼。

“Ada!”奥菲丽娅忍不住失声尖叫,随即扑进莱戈拉斯怀里,不停磨蹭着撒娇,“Ada真的是你!”

莱戈拉斯拍拍她的背,示意她先起来。

奥菲丽娅抬起头,鼓着腮说:“第一次这么早看到你。”

莱戈拉斯挂了一下她的鼻子:“别告诉我你之前的事都不记得了。”

“之前是之前,”小公主哼了一声,“那时候我还是只鹿呢。”

莱戈拉斯笑了一下,问她:“还想要金色的头发?”

小公主先是点头又是摇头,最后还是点点头:“博恩说跟海藻一样难看!”

莱戈拉斯无奈地说:“你不记得亚历克斯是怎么夸你的?”

“亚历克斯弟弟啊,”莱戈拉斯对她的称呼默默翻了个白眼,奥菲丽娅仍旧欢快地说:“弟弟说我的头发像世界上最好的黑曜石黑珍珠黑玛瑙。”

“嗯,所以呢?”

“所以……”小公主苦恼地深思熟虑片刻,微笑说:“还是黑色的头发吧!”

莱戈拉斯拍了拍她头顶。

“不过……”

“不过什么?”

“Ada,我想要个金发的弟弟或者妹妹!”

“……”

“Ada!”奥菲丽娅扯着他的袖子摇来晃去。

“……”莱戈拉斯慢慢微笑,“好。”

小公主开心地再次扑进他怀里,闭起眼陷入香甜梦境。

7、

莱戈拉斯抱着她站起来,转过身对着门口的阿拉贡比出一个“嘘”。

“弟弟妹妹这种事情,还是等生出来再告诉她吧。”阿拉贡悄声说。

莱戈拉斯低着头,右手手心是一根美丽的金发。

于是,当初为了让阿拉贡信服而轻易改变奥菲丽娅发色这件事,就彻底当做没有发生过吧。

九色鹿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完】

===================

公子猫携九色鹿一家向各位拜年啦。

阿拉贡:(我们好像不过这个节日……)祝各位健康如意。

莱戈拉斯:生活美满。

奥菲丽娅:锦上添花。

艾达瑞安:幸福平安!

亚历克斯:(还有人记得我这个王储么QAQ)多福多寿。

公子猫:新春快乐,不长胖不缺粮,一生一世,喜乐平安。

2016.02.10 03:51

2

评论(1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