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苏越生子】生生死死番外一 拜年记

【拜年记】

生孩子就是来讨债的。

方家上下哭声齐天,方兰生戳着发昏的脑袋,提不起半点精神。

百里桃夭慢吞吞地走到他跟前,扯着他裤腿下摆,奶声奶气地问:“舅舅你怎么了?”

方兰生扯着脸皮苦笑:“叫叔叔。”

说罢,一手托起花莺,一手托起玉仁,仔细哄着两个小祖宗。

桃夭瞪大眼一脸无辜——爹爹就是让我这么喊的啊。

方兰生瞪向地面:百里木头我打不死你!

顺着裤腿往上爬,却又五次三番地滑下来,桃夭攥紧拳头,呵着气说:“舅舅,我也要抱。”

方兰生恨不得一头撞死:“舅舅没手了。”

糟糕,说顺嘴了!

唉!

今日元月初一,方兰生一早起来,与孙月言一道祭拜先祖。

孙奶娘抱着不满两月的小沁儿,难得语调温柔地说:“要是陵越公子的小女儿也在就好了,小小姐需要个伴。”

方兰生默默翻着白眼,孙月言偷偷掐他。

果不其然,孙奶娘下一句就是:“等明年开春了,是该生个小公子了。”

方兰生二话不说,拉着孙月言就走。

孙奶娘跟在后面问:“我说姑爷啊,要不要我给你炖点补药?”

按照惯例,方兰生和孙月言坐在上首,等方孙两家的掌柜和佃户来拜年。

发完红包,几近正午,方兰生拉着孙月言的手:“月言,出了正月,我们去桃花谷看看吧,就我们两个人。”

孙月言正掩嘴微笑,一道剑气已然贯空而至。

方兰生结结巴巴地差点没喊对人:“哥、哥!”

百里屠苏身前身后各一个包袱,面无表情地说:“没必要喊这么亲密。”

方兰生涨红了一张脸,手舞足蹈地争辩道:“我才没喊哥哥!”

陵越抱着桃夭笑得别过了脸。

“诶,不对,”方兰生总算反应过来,“你们怎么来了,刚刚还念叨你们呢。”

百里屠苏看一眼陵越,陵越自然而然地递出桃夭,方兰生手足无措地看了看孙月言:“这是?”

陵越温声道:“桃夭,你自己说。”

“桃夭都会说话啦!”方兰生激动地像自己当了爹。

桃夭窝在他怀里,一双漆黑的眼睫眨啊眨:“我听妖灵们说,大年初二要拜舅舅的。”

“你哪来的舅舅?”方兰生发愣。

桃夭咯咯笑:“不光是我,爹爹把花莺和玉仁也带来了。”

百里屠苏小心翼翼地解开包袱,孙月言惊叫着接了过去:“这是双胞胎?”

“谁生的?!”

当事人(方兰生:分明是肇事者)红着脸不说话。

一道惊雷就这么没有预兆地劈了方兰生一脸。

半个时辰后,方兰生终于搞清楚事情的始末,他把桃夭塞回陵越手中,揪起百里屠苏的领子就要揍上去:“百里屠苏,你能耐啊!”

陵越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慢点打,别伤了手。”

方兰生回头问:“哥,你会不会护短?”

护短,护谁的短?

孙月言接口:“兰生,你忘了陵越大哥是谁的亲哥哥了?”

方兰生“哦”了一声,眼光还是盯着陵越不放:“哥,我真打了啊。”

陵越仍旧慢条斯理,桃夭趴在他腿上要茶水喝,递了一小盏送到她嘴边,垂眸淡淡道:“随你。”

孙奶娘适时出声:“小兔崽子,你当年怎么对待我家小姐的,老娘先打你一顿补回来!”

“糟糕,她怎么也在!”方兰生朝孙月言喊,“月言我先避一避啊,要是有人来拜年,你让管家发些红包就好了!”

众人哄笑一团。

半盏茶后,陵越含笑道:“贸然过来,着实抱歉。”

孙月言提着手帕笑:“大哥别这么说,家里一下子多了三个孩子,我跟兰生高兴还来不及呢。”

百里屠苏一一介绍:“桃夭你之前见过,双胞胎里稍大一点的男孩叫玉仁,温润如玉的玉,仁义礼智的仁,小女儿叫花莺,落花千里,月下莺啼的花莺。”

孙月言撑着下巴,时不时伸手逗弄花莺:“都是好名字。”

苏越二人相视而笑。

桃夭拍着手问:“舅妈,我呢?”

孙月言颇有些受宠若惊,不住抚上她头顶:“桃夭最好。”

毕竟是家里唯一一个能开口说话的孩子,不夸她还能夸谁。

午饭后,陵越准备午睡,百里屠苏点头说要陪他,陵越道了一声“好”,又拧起眉头问:“那他们?”

百里屠苏牵起他的手:“有兰生看着。”

方兰生抗议无效,于是有了开头那一幕。

一盏茶后,孙月言收拾妥当,从内室绕出来,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忍不住掩唇噗嗤一笑:“兰生,你还好吧?”

方兰生循声望去,坐在原处对着自己娘子撒娇:“月言,你看看他们,这我一个人怎么顾得过来?”

孙月言支颐沉思,斟酌着问:“要不然,今年我就不去表姐家了。”

方兰生心下悦然,面上略带迟疑:“这恐怕不妥吧?你才嫁过来头一年,我就不让你回娘家,”

孙奶娘叉腰怒骂:“好你个小兔崽子,不过是让你看个半天孩子,你就给我这幅死相样子嗯?!”

方兰生哪里是她的对手,无奈地瞥了孙月言一眼,招来下人抱过侄子侄女,又扶着她坐上软垫,嘴里好声好气地问:“要不要多加件衣服?”

孙月言摇头说不冷,又道:“沁儿也睡了吧,奶娘,你看看花莺和玉仁,是饿了还是怕生?”

方兰生嘀咕着“给她啊,不哭都要吓哭了”,还是让人送到孙奶娘手边。

两个孩子终于安静下来,方兰生说:“我敢打赌,绝对是被她凶神恶煞的脸吓住的。”

孙月言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他脑袋。

初一夜里是要放炮和点灯的,陵越要早睡,孙月言也熬不了夜,百里屠苏和方兰生相互望望,默不作声地拿起了炮竹。

鞭炮声连天不绝,府外溪水汤汤,一路从旧岁流淌到今年。

初二早晨,桃夭攥着三个红包摇醒了百里屠苏:“爹爹爹爹,看舅舅给的红包。”

百里屠苏摸了摸她的头发:“嗯,想买什么?”

“再买一身衣裳好不好?”

“……”

“我能把花莺和玉仁的也用掉么?”

“……”

方兰生见到桃夭时有些惊讶:“怎么又换了一身?昨天晚上不是才换了件新的?”

百里屠苏解释:“师兄买的衣服太多,够她穿到十岁了。”

方兰生瞠目结舌:“老实告诉我,你们到底买了多少套?”

百里屠苏一脸淡然:“看到好看的就买。”

方兰生转身叫唤管家:“不是说开春要给沁儿做新衣?先传统四饰各做八套!”

“老爷!小小姐才两个月!”

“让你做你就去,废什么话!”

陵越和孙月言对视一眼,无奈发笑。

午饭时,一个稍大的站在椅上挖着蛋羹,三个小的闭着眼睛嚎啕大哭。

几人同时望向方兰生。

“什么?!”指指自己,方兰生满脸悲愤,“我来哄?!”

桃夭舔着蛋羹上的蟹黄:“舅舅,你最好了。”

方兰生放下筷子,正色问:“桃夭,你真的只有两岁么?”

桃夭咬着调羹:“十三个月。”

“口齿真清晰。”方兰生毫不违心地夸奖。

哄完侄子侄女和亲闺女,方兰生刚打算喝杯水酒,就被孙奶娘一个肘击捅得肺都要吐出来。

孙奶娘冲他使眼色:看看人家!

方兰生抬头一望,顿时又捂住了眼睛。

怎么忘了提醒厨房别放姜?

据说是花莺和玉仁的缘故,陵越闻到生姜的味道就反胃,但他总也不说,某次被百里屠苏撞见他悄悄挑出菜里的姜丝后,他便不再扭捏,直言说明自己不想吃到姜丝。

百里屠苏乐得为他效劳,每顿饭都要不辞辛苦地挑出姜丝,才给他夹上一筷子。

也不知道厨房今天是不是故意与他们对着干,硬是把姜丝切成了肉末大小,百里屠苏夹了一筷子水芹放在自己碗里,又耐心地挑出姜末,把碗推向陵越。

方兰生凑到孙月言旁边:“月言,吃不吃虾啊,我给你剥?”

孙奶娘满意地点点头。

饭后,陵越踏上方兰生为孙月言铺设的走廊。

百里屠苏走在他身后,入春的和风带起他黑底红纹的腰带。

陵越忽然停了脚步。

“屠苏,还记得我们上次来么?”

“记得。”

陵越微笑:“那时候还没有玉仁和花莺,玉颜也还活着,桃夭尚不会说话,兰生和月言还有些羞涩。”

百里屠苏默然片刻,说道:“以前我也不是很相信命运,我一直在想,如果不是师尊把我带回天墉城,就不会有人生种种。或许我会一个人饿死,也可能烧死在大火中。可是那样我就遇不到你了,也遇不到那些曾经交心的好友。同样的……”

陵越舒眉浅笑:“说的也是。”

不远处,方兰生将桃夭抱到头顶:“还想玩么?喊我叔叔。”

“舅舅!”

“是叔叔!”

“舅!舅!”

…………

百里屠苏深吸一口气,握住陵越的手,悄声说:“之前我忘了的事,你是不是真的原谅我了?”

“这个嘛……”陵越故作疑虑,扭头偷笑,“我看还要等些时日。”

百里屠苏反而更加坚定地握紧他的手:“无论到什么时候都好,如果你一辈子不原谅,我就更要陪着你一辈子了。”

陵越身躯轻颤,笑意深深:“是么?”

“是。”

“好。”

【完】

=======================

值此新春佳节之际,公子猫携苏越一家五口,方兰生一家三口,给大家拜大年啦。

百里屠苏:祝各位一帆风顺。

陵越:万事如意。

桃夭:财源广进。

玉仁与花莺:哇哇哇哇(婴儿语:桃花滚滚)。

公子猫:以及不发胖不断粮,一生一世,喜乐平安。

2016.02.10 01:18

评论(30)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