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关于九色鹿的种种】

九色鹿上篇:http://smallcutecat.lofter.com/post/38e3a9_8eeeb1c

九色鹿中篇:http://smallcutecat.lofter.com/post/38e3a9_8f69f09

九色鹿下篇:http://smallcutecat.lofter.com/post/38e3a9_90b353f

有很多想说,我尽量简洁。

放在开头就要说,这是篇生子文。请所有吃不下这口粮的千万不要点进来。

首先,我要先解释一下,这篇文不是我写的第一篇生子文,也不是最后一篇,所以,一我不是哗众取宠。二剧情不是无理取闹。三曲折并非侮辱人物。希望你们理解。

灵感来自于中国古代神话《九色鹿》,因为我总是把它跟另一个故事(神兽嫁了国王生了娃)记混,总觉得九色鹿最后给国王生了九个孩子(……你们猜到这六个点的意思了么【手动再见】),所以就暗搓搓挖了坑。

挖坑过程不仔细说了,上篇改了四个版本,中篇最快,只改了两遍就完成,下篇新建了不下十个文档。改这么多遍的原因放到行文里去谈。

有菇凉评价【大概是因为上中出的很快梗也留的特别多吧,看完下反而有种意犹未尽太仓促的感觉,可能也和到最后几行才HE的缘故总觉得故事没讲完】。其实并不是这样,就剧情而言,上和中确实进展更快,但下的信息量并没有比前两篇少,尤其是17、18、19三节,觉得自己没看大透的菇凉可以再看一眼,这是自我感觉全剧最虐的两个地方之一。

至于更新间隔的事,因为是一口气写完一篇才发,下写的我弃坑的心都有了,太烦躁跑去看了电影,结果发现更加难受,就冷处理了一天,还向基友吐槽要弃坑,最后被拉了回来,哆哆嗦嗦地敲下字。其实并不是剧情以及走向在纠结我,让我下不了笔的是莱戈拉斯,心里有一股气堵在那里拧不开,顺不过劲来我会想砸电脑。我就是有着一颗亲妈心非要写后妈剧情的人,写就写吧,自己还泪点低,泪点一低整个人就低气压。所以我喜欢只让你们看表象,乍一看表象会哈哈笑,等看出内情会心里发苦。这是为什么中和下隔了整整一个礼拜的原因。当然,还有现实原因是:我!很!忙!

关于行文,虽然每篇文的文风和下笔不同,但其实我对每篇小说的要求都是这样——千万,绝对,不允许,出现一个字的废话。【让每篇文都值得重读,细读】是我写在专栏里的话。说到这个请让我先冷静三分钟。上篇改稿之前,采用的是《割肉喂鹰》那样的典型小说式描写,但在最后关头让我紧急拧过来了,改成了半剧本式小说,这样写的最大好处是,使用最少的笔墨描述最多的剧情,戛然而止又有回味的余地。【不喜欢这种风格当我什么都没说吧】下篇原本有将近两万五的字数,但在【删剧情小达人的】我手下,愣是降到了一万四。不过你们也不用觉得可惜,因为删除的主要是两方面,一、阿拉贡与其他人的互动交流,二、死虐死虐莱戈拉斯的地方。这样一看是不是觉得我很亲妈?当然,因为这个也引起了一个问题,就是每个人对这个故事和人物的理解天差地别,虽然让每个人自主挖掘萌虐点是我的本意啦,但是太偏了就得说两句拉一拉了。

关于萌点。除了【马】以外没人跟我交流其他的萌点,我表示有些忧郁。可能是因为每篇字数比较长,看到结尾注意力被吸引而无法再去想之前的种种。但我还是要敲锣打鼓地说一说,有些萌点真心不容错过。主要以中篇为例:一、两个字,【亲他】╭(╯3╰)╮。二、被玛丽戳破而难得娇羞的小叶子。三、其实他完全可以从正门走,但恐怕翻窗更有偷情的情调吧。——来自金口玉言(翻着白眼)的玛丽。四、我超级喜欢的假怀孕的梗嗷嗷嗷嗷嗷【此处应有狼嚎】。五、其他自寻吧……再看到下篇he之后,应该会有一种松口气然后放心大胆搜索萌点的想法吧哈哈。最后,不得不说,萌虐其实是紧密连接的,随时转化也显得我很亲妈是不是?【被狂殴】

关于虐点。这个太多,但我相信你们都看出来了,另一个支撑我敲这篇交流的原因是,我一定要深刻的问一句,有没有人真的认为叶子在波罗莫进宫的那天夜里摔断了腿?如果有这样的菇凉,请让我含着眼泪说一句【菇凉太好了,你避开了本文最大的虐点】。束腰带不是用来恢复产后身材而是用来隐瞒产前形体的,不是没人愿意打断国王去训练场的兴致,而是被王太后拦住了。以及这一句,【阿拉贡觉得莱戈拉斯似乎重了一些,腰上也多了些肉,只是一般人发胖都是挂一身软绵绵的肥肉,莱戈拉斯的腰却是硬邦邦的,绷得像一张随时能胀破的鼓。】写的时候我都要窒息了。诸如此类,请错过细节的菇凉们再读一遍,算是对这文的鼓励。

关于用典。(一篇神话为什么会有典故啊扶额)基本上不存在用典这回事,但有一条要指出来,免得被骂抄袭。【那只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大殿,高竖着尾巴,尊贵逼人地走向那两个孩子。其中一个看了看它,垂头并手越发恭敬,另一个在它抵达跟前时,猛然伸脚一踢,颐指气使地喊:“快滚!”】写完觉得这个梗有点熟,想了一下发现这个来自宋高宗赵构挑选养子时的逸闻,史书并无明确记载。赵构在被金人追杀时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从赵家宗亲里选出了两位优秀的子弟,其余我不多说了。ps要是我说我暗搓搓写了篇岳飞×赵构的生子文会有人打我吗?【跪

关于配角。挑三个说一说,一是法拉墨,情商爆表的小天使,本来是想让夏莉闹着要嫁他的,想想看我决定放过他。二是奥菲丽娅,四分之一的人类血统,阿拉贡的首生子,莱戈拉斯给予她无限的宠爱。三是夏莉公主,每个人都在用她做借口找台阶下,最后波罗莫愿意给她台阶。

关于莱戈拉斯的身世。一笔带过说明有××(自主填空)。

关于阿拉贡。我只有一句话:国王全程双商在线。

关于莱戈拉斯。也只有一句:我对他采取了一种特殊的描写方法,能答出的有奖励。

关于评论。我截取了几段理解没有太大偏差的长评。(谢谢夸奖)

@towardtg37 :那是因为作者大大写得好呀,很reasonable,而且细节塑造人物完整并不矛盾。你看这章里的那个助攻公主来,最开始阿拉贡不吭声。因为公主很能拿捏他的弱点,知道他把国家和王位看得很重。结合阿拉贡在这文里幼时经验,他把王位和国家看得重完全符合人性,年幼王储和不是自家人的摄政王的组合,要么压抑久了变神经病,要么就是特别聪明冷静的明君。阿拉贡显然在这种微妙环境中成长成后者。

其实阿拉贡真不傻,真正是双商在线,在这个故事里属于那种脑瓜子太灵的。以叶子的身份,他硬着头皮娶了,惹很多麻烦不值得。但让他放弃叶子然后娶别人,违背他的真心他不愿意。最好的折中办法是,以九色鹿为借口婉拒他人终身不娶,叶子一直作为朋友和情人陪伴他。这就是他身为一个脑子太好使的国王能为他的爱情做出最大牺牲。

不迟钝啊,他清楚自己喜欢叶子,但到此为止。要不然为何放出要娶九色鹿的消息却不去找九色鹿,为什么年纪轻轻却要另立别人的孩子做王储?这都是满满的爱,但不足以漫溢出来,超过他对王位对权力的眷念。另一个方面大概是特别聪明冷静的人,不相信叶子爱他没有上限更不相信自己会爱叶子超过一个界限。他自始自终都认为,感情是会变化而不是永恒不变

@米尔先生:感觉这篇文章不可以只读一遍,字里行间能够揣摩推测的太多了,无论是暗地里铲除叛军的同时在国家和爱情之间做出取舍的阿拉贡,虽然他不太知道叶子就是九色鹿,但是无疑他是爱叶子的,我猜可能是一开始的不太确定变成越来越离不开叶子,但是身为国王他还是没办法,就像他想让公主对他求婚然后他再拒绝,其实他除了对叶子之外所有的事情都考虑的很周到,幸好他还是舍不得叶子,没有完全放弃。以及叶子真的好不容易,他在一心一意的对国王付出,无论是生孩子也好,牺牲自己救助国王也好,那种拼死保护国王的心情,真的是大感动,是不是也有“你当初救了我,我又爱上你,所以我拼了命也要救回你。”的心情呢?叶子真的是好让人心疼,谢谢作者,最后给了他们一个好结局,以及求番外啊QwQ

@花以为期_:看了中篇的评论发现不是阿拉贡傻是我傻,于是又看了一遍,百感交集。太太文字功底太棒,故事波澜起伏安排巧妙人物塑造生动一些小细节真是画面感极强!最戳我的还是这个故事机里阿拉贡的选择,莱戈拉斯的付出和牺牲,以及两个人从未放弃的爱。乍一看总觉得叶子爱的更深付出的更多,仔细想想人皇处在他的位置上,他的责任他放不下,他的国家他的王位他也放不下,他用九色鹿的传说保护自己不受政治婚姻的束缚,何尝也不是为了叶子,他爱他,他不愿意伤害叶子也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心。唉就是委屈了小奥菲利亚,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原谅自己的父王呢(。)公子的文太棒了而且HE了!好想看他们婚后没羞没躁的温馨家庭生活哦QAQ

最后这段来自作者本人的回复:【不,阿拉贡全程双商在线,正是因为(不明真相的)他看出了莱戈拉斯纵容,才敢肆无忌惮,说偷偷摸摸就偷偷摸摸,说大大方方就大大方方。因为莱戈拉斯心甘情愿,所以阿拉贡心安理得,其实两个人都被对方吃的死死的,逃不出对方掌心了。莱戈拉斯当然值得心疼啊,这文基本就是一直用阿拉贡的眼睛去看那些他注意到没注意到的事情,和那些事情底下隐晦的不能出口的感情。文章中两人的情感和性格都很复杂,不是迟不迟钝的问题啦。就是因为太心疼他,所以我才用了这个写法。因为越含蓄,底下的情感爆发越激烈。】

以及很多菇凉的评论,因为艾特实在太麻烦,我就不一一艾特了。

某菇凉的疑问:鹿角难道不补情商智商?我回复:只补寿命,潜台词是,情商智商已经完全够了23333

另外一个菇凉的留言:王太后的角去哪儿了……哦,母鹿没有角。我想趁此机会科普一下:只有驯鹿不论公母都有角哈,九色鹿的话,带入你喜欢的任何一个科属种吧233333

好了,总结到这里我大概可以停了,让我以一段作结,如果你对这一段也有某种特殊感情的话,记得回答上面的问题,真的有奖励23333

【阿拉贡想起最开始的分别,莱戈拉斯捂着心口瞪上他的时候,从内而外透出的一股隐约羞涩。

一年后,他抱着奥菲丽娅出现时,格外消瘦和虚弱的身体。

闲暇时,他对待王太后的波澜不惊。

阿拉贡病时,他莫名其妙淌血的额头。

放松时,他迷迷糊糊吐出的“假怀孕(False pregnancy)”。

夏天里,他裹着的厚重披风。

日光下,他搬着椅子坐在窗前的侧脸。

深秋时,玛丽呈上的无数条束腰带,他重又淌血的额头,无端多出来的两条王族血脉。

就在方才,他捍卫阿拉贡时的视死如归。

…………

这所有,他看到没看到的一切。

统统都是莱戈拉斯冷清外表下无法形容的心。】

这所有你看到,没看到的一切,都是我想告诉你们的,有关阿拉贡和莱戈拉斯的心。

END


评论(4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