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割肉喂鹰 第五章

*看互动看细节看暗示!

*泡精高手小希望,心理阴影【着重号】没地放【

*叶子哥哥我也受伤了,求安慰!【

Start——

++++++++++++++++++++++++++

第五章

“我想这次我们是否可以同行了?”埃斯特尔友好地发出邀请。

“不,”莱戈拉斯转过脸断然拒绝,“我们各查各的,这样比较快。”

“我怎么觉得你似乎很讨厌看到我?”埃斯特尔撑着下巴默默推测。

“你说的没错,”莱戈拉斯冲他笑了笑,“我确实不想看见你。”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我的精灵老爷?”埃斯特尔翻身上马,“莫非是因为我嘲笑过你的名字?”

莱戈拉斯抬起下巴,静静地望着他。

埃斯特尔立刻举手投降:“是是我知道,是因为我惹人厌。”

精灵弯起眼睛,脸上的神色写着他有话要说,眸底的流光却显示他并不打算开口。

埃斯特尔也不多做追究,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温和地说:“再会。”

莱戈拉斯小心地藏起犹带余温的手掌,点头道:“再会。”

埃斯特尔不厌其烦地嘱咐:“注意不要暴露你的身份。”

“知道了。”莱戈拉斯低着头转身离开。

埃斯特尔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对他做了一个精灵的告别礼。

莱戈拉斯沿着老独眼的房子走向芒草丛生的荒芜。

埃斯特尔发觉他似乎忘了跟精灵说些事情,不过想来也不是特别重要。这场旅途直到现在为止尽是充满了不堪回首的事情,除了徐徐灌入他耳中的精灵的曼妙歌声。

庆祝梵拉庇佑下的伟大新生。

埃斯特尔勾了勾唇角,但在下一刻,他猛然浑身一震,立马掉转方向,挥鞭追赶精灵。

天哪他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这个精灵怎么还是在关键时刻犯了蠢。

要是他早知道精灵如此的热爱生命崇敬新生,他干脆拉着精灵一口气生个十个八个好了。等等,比起眼前这种状况,埃斯特尔更想一巴掌扇死不分场合胡说八道的自己。

然而这件事恐怕只有日后的他才会了解得更加彻底了。

埃斯特尔逼近莱戈拉斯,伸长手臂把他拉上马背,顾不得骂他愚蠢,埃斯特尔气喘吁吁地说:“这下,我们恐怕真的得一起走了。”

莱戈拉斯面上安宁的笑还没有褪去,他安静注视人群涌来的方向,嘴里不出声地数着人数,埃斯特尔的模样让他生出一点不好的念头,他皱眉摸上背后的弓箭,小声说:“恐怕还不止,这些人大概不会让我们走。”

刺啦一声,箭矢破空,这一箭不过是个威慑,后面还有一整排的弓箭唰唰地对准他们。

埃斯特尔狠狠瞪了眼精灵的后脑勺,连声叫他:“提努维尔提努维尔提努维尔!我跟你没完!”

莱戈拉斯差点从马上摔下去。

他笑得东倒西歪,埃斯特尔一手捏住他的后腰,一手掐紧他的手臂,莱戈拉斯说:“抱歉,我有主意了。”

埃斯特尔咬着牙慢慢问:“怎么做?”

埃斯特尔喷出的浓烈气息让他有些不自在,莱戈拉斯拉开距离,又贴着埃斯特尔的前胸转身探上他的面颊,埃斯特尔掐住他的力道不由大了几分,莱戈拉斯皱着眉一边扯出自己的手臂一边说:“你来驾马我来掩护。看得清灯塔吗,在我们南边,那个方位埋伏的人少,毕竟这个点敢爬上城楼的都是不要命的。”

毕竟容易暗算别人的地方,就容易被别人暗算。

埃斯特尔瞪大了眼,箭矢来如浪雨,他狼狈躲避,语调顿挫:“完、全、看、不、见!还有你说掩护,要怎么掩护?”

“那就没办法了,”莱戈拉斯沉吟着,突然一把勾住埃斯特尔的肩,身子向上一腾,轻如无物般落在了埃斯特尔身后,“白马,调头!”

埃斯特尔眼睁睁看着往日里只会跟他撒泼打滚的马,严正以待的调转了方向,随着精灵一声令下,踏水溅泥,拔腿狂奔。

莱戈拉斯将埃斯特尔护在身前,双腿站上马背,就着精灵惊人的视力,一刻不停的拉开弓箭。

“拉好缰绳!”莱戈拉斯站在马背上踢了埃斯特尔一脚,“你发什么呆!”

埃斯特尔回头瞪了他一眼,不敢有半点疏忽地驾起了马。

跑了大半夜,埃斯特尔筋疲力尽地放开缰绳,莱戈拉斯犹豫了一下,接过御马的工作让他趴在马背上休息。

又过了半个小时,埃斯特尔闷声闷气地嘟囔:“一遇上你就没好事。”

莱戈拉斯抬脚轻轻踢了踢他,埃斯特尔不耐烦地动了动肩膀,莱戈拉斯摸上自己空荡荡的箭袋说:“树木们告诉我,前方有个湖。”

埃斯特尔努力打起精神:“他们应该追不上了,去湖边休息一下。”

莱戈拉斯点了点头,将马赶往蓊郁青葱的森林湖泊。

这里又是一处新的未涉足过的地域,埃斯特尔郁郁寡欢地打量一番,跳下马躺进柔软的青草里。

“你身上的血腥味很重,”莱戈拉斯蹙起眉头,:“你受伤了?”

“别紧张,不是我,只是……”埃斯特尔回头望了望来时道路,“你也知道,那里刚刚诞生了一个婴儿。”

莱戈拉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它的母亲却死于难产?”

“我的朋友,你实在太不委婉了,”埃斯特尔夸张地指出,然后他的表情有一瞬的沉静,埃斯特尔轻轻吁了一口气,“但这也是事实。”

“你被吓到了?”

“我想我这辈子都会对生育有阴影了。”埃斯特尔干巴巴地答。

莱戈拉斯上前拍上他的肩,默默地鼓励他从心理阴影中走出来。

“我没事,这种事,怎么说,”埃斯特尔捏一下莱戈拉斯触手升温的指尖,语调缓慢迟疑,“不,没事,我还年轻,不需要考虑这些。”

莱戈拉斯微笑走开。

莱戈拉斯掀开毡帽,半跪到湖边掬起一捧水慢慢地喝,白马打着响鼻欢快地凑上去,刚对着他的手掌舔了一口,就撒开蹄子奔到树边,仿佛再也不要接近莱戈拉斯一样。

莱戈拉斯无辜极了,他低头闻了闻手中的湖水,耸耸肩说:“只是有点苦而已啊。”

埃斯特尔捂着稍稍受到美色刺激的心脏缓了缓。

他渴得喉咙冒烟,不过在看了一精一马的动静后,他决定再观望观望。埃斯特尔等了半天,在莱戈拉斯往他那边走的时候忍不住问:“你刚刚喝的是什么?”

“湖里的水,”莱戈拉斯指了指不远处,“里面应该生长着不少药材,所以味道有点古怪。”

埃斯特尔确定自己再不喝水真的会成为第一个活生生渴死的精灵后裔,他手脚脱力地往湖边挪去,莱戈拉斯微笑着注视他的动作,然后不经意地挨着埃斯特尔站定了。埃斯特尔当然不会客气,勾上精灵的脖子便说:“精灵老爷,我将无比感谢您的好心。”

莱戈拉斯无所谓地笑了笑。

第一口下去,埃斯特尔才明白,刚才那匹马没有一蹄子踢上精灵的脑袋是多么好的教养。

这玩意简直不是人喝的!

不对,看看那匹马,畜生也不想喝!

埃斯特尔痛苦地咳出最后一滴入了喉咙的湖水,这下子他彻底没了力气,歪着头靠在莱戈拉斯身上欲哭无泪。

莱戈拉斯扶着他慢慢坐下来,人类已经累得一根指头都动不了,牛皮糖一样黏在他身上扯都扯不开,莱戈拉斯叹了一声,也是放弃了无谓的纠结,捧着埃斯特尔的脑袋放上自己膝头。

“你得喝点水。”精灵担忧地望着他。

埃斯特尔用眼神示意——这味道,打死我都不会喝。

莱戈拉斯揪着眉头淡淡发笑,撕下一片衣角沾了湖水,轻轻沾湿他干涸的双唇。

“这样就没有味道了。”埃斯特尔听见莱戈拉斯这样说,他想反驳一句只是没那么苦而已,看到精灵腕口少了一块的精美布料,他赌气而来的一点点力量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睡吧睡吧,有什么天大的事,都放到晴朗的新一天。

莱戈拉斯一动不动地注视起人类的睡颜。

过了片刻,精灵突然向后挪了一下身体,与此同时,他送出臂膀眼疾手快地托住了人类垂垂坠落的头颅。

精灵皱着眉环顾四面,湖水在夜色里黑黢黢地莫名瘆人,高德(Gold)——莱戈拉斯想,一听就知道是谁取得名字——在树后安静刨着蹄子。

人类虚弱地喘着气,莱戈拉斯将手放上他的额头,不低的温度让他有些吃惊,他的手指在人类领口顿了顿,随后果断地替他脱下斗篷。

背后缓缓渗出的血已经染湿了衣服,亏他还信誓旦旦说不是自己受伤。

莱戈拉斯伸手翻开埃斯特尔后脑下方的头发,一条裂开的血痂像来自深渊的恶鬼一样从衬衣的深处冒出头来。

精灵摇了摇头不知该作何评价,埃斯特尔年轻有力的手掌软软的垂在身侧,莱戈拉斯试着碰触了一下,人类在睡梦中也立刻握紧了拳头,全身筋肉紧绷,随时一副出战的姿态。

莱戈拉斯握住他的手将他手指揉成自然放松的状态,低低地道了一声“抱歉”,飞快扒光人类的衣服。

想尽办法止住伤口的血后,莱戈拉斯替他穿回衣服。

高德不知不觉凑了过来,用鼻子蹭了蹭莱戈拉斯的侧脸,莱戈拉斯拍拍它,它就走到一边歪着马脖,大大地喷出一口白气,十分嫉妒地表达着对埃斯特尔的不满。

等埃斯特尔休息够了,精灵已经准备好出行要的一切。

埃斯特尔指着鼓囊囊的水壶结结巴巴的说:“别、别告诉我里面是湖水?”

莱戈拉斯擦拭着他重新满满当当的箭袋,转头回埃斯特尔一个笑:“当然,我今天早上从马背的行李里找出了水囊,要走上一段时间才能看到城镇,肯定得提前把水源备好。”

埃斯特尔毕竟阅历良多,昨天晚上忽而犯起脾气的小希望早就被他抛到脑后了,别说是湖里的水,就是要他生喝座狼的血,必要时候他也下得了口。

只是他第一次在日光下看见精灵的笑,不由微微怔住。

莱戈拉斯提着水壶在他眼前晃了晃,埃斯特尔好笑的抓住他的手:“别晃了,我没发呆。”

“这箭哪里来的?”埃斯特尔发问。

“你睡着的时候,”莱戈拉斯背上箭袋,“我回去捡的。”

“那你为什么不把我一起带回去?!”埃斯特尔低低尖叫。

“……”精灵平心静气地看向他,直到埃斯特尔不忍直视堪堪移开了眼,“好了,想必你现在也知道为什么了。”

“现在走?”埃斯特尔扶额问道。

“现在就走。”

“直接回水镜镇太明目张胆了点……”埃斯特尔不忘安排后续计划,“就你上次估计的事,我也觉得很有可能。索伦一方势力勾结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既然我们不能将线索汇成真相,那就只能逐一击破了。”

“是这样说没错,”莱戈拉斯赞同,“方法?”

我说我想把自己打扮成美女送入虎口你会不笑吗能不笑吗?!埃斯特尔扶额呻吟,“还没想出来,不过事到临头总会有对策。”

要是面前的精灵不是精灵,他第一个怂恿他去扮女装,但是事实是,他不仅想着如何隐瞒精灵被私下捕猎这件事,还要担心提努维尔会不会也深受其害。

不过……埃斯特尔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私下捕猎的话,那至少表面看来还是平静祥和的,不如大胆让精灵抛头露面一次,让所有人都记住他的容颜,说不定才能杜绝突如其来的失踪。

“我们现在就走!”莱戈拉斯闻言掉头,埃斯特尔眼底光芒四射,他抓住精灵的上臂激动地喊,“不去水镜镇,去别的地方,最好是跟水镜镇有关联有来往的,还要有上几处有钱的大户。”

一百个金币不是人人都付得起,但难保他们不会再从镇长手中以高价购入。

至于目的,埃斯特尔想,我说寻欢作乐你信么?

“我都看过了,”莱戈拉斯扬起明朗的精灵笑容,靠谱地补充:“回去的路上有村庄,水镜镇下面的村庄。”

“那刚好,”埃斯特尔撑着下颌略作沉吟,“就去‘白湖’,我认识那里的主人,刚好可以深入打探。”

“那是什么人?”

“一个,”埃斯特尔笑得不怀好意,“比精灵还恪守礼仪爱慕高雅的人类。”

“听来不是很好?”

“但是他太烦就让我想起父亲。”

“这点我完全可以理解,”莱戈拉斯内心戚戚,深有同感,“Ada每次开口我都想跑。”

“哈哈哈哈哈!”

两人大笑着,一前一后走向高德。

“噢顺道告诉你,这匹马是母马。”莱戈拉斯突然幽幽开口。

埃斯特尔差点一个踉跄,张着嘴没发出声音。

“原来你还没走出心理阴影啊,”莱戈拉斯一本正经地说,他拍了拍马鞍,安慰道:“所以我来驾马,可以吧?”

他冲着埃斯特尔甜蜜地眨了眨眼。

tbc

评论(2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