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割肉喂鹰 第四章

*论小希望的心理阴影面积

*叶子哥哥这么待见小希望不是没原因

*铺垫还是不能删,哭

Start——

++++++++++++++++++++++++++

第四章

夜晚的风中充斥着紧张和不安。

埃斯特尔咬着他的匕首一动不动地攀在老独眼家破旧的阳台外,绑腿里缠着的两柄长剑紧紧贴着他有力的小腿,灰色的斗篷使他几乎与墙壁融为一体。

远处,一双手打开了小尤丽家二楼的窗户,拉开弓箭试着瞄了瞄老独眼家的屋顶,而后又对准了埃斯特尔。

屋内的女子正在生产,高高低低的呻吟与痛呼令埃斯特尔颇受折磨。

埃斯特尔对生育一事并非一无所知。

不提格洛芬德尔早些年带着他无数次给瑞文戴尔的母马接生,就是他隐姓埋名跑去北方的时候,也曾在游牧民族帐篷外听到过女人们的嘶吼。

赋予新生的过程从来都是这样血腥且毫无美感,有的只是漫无边际的疼痛和歇斯底里,他在半兽人手底下受到的伤害与这些相比,很显然就变得不值一提。

但埃斯特尔毕竟不是生育一事的当事人,他可以说得上是毫无经验,像这样提心吊胆地期待一个小家伙的出生,他还是第一次。

天快亮的时候,接生婆拧着热毛巾忧心忡忡地跟老独眼说,他孙女可能要难产。

孙女婿结结巴巴地问要不要下楼拿些吃的,被暴躁的老头子一巴掌打出房门。

埃斯特尔思索片刻,一个翻身爬上屋顶。丈量了一下老独眼房子的高度,确认不会被发现后,他仰头躺下来,准备迎接第一缕阳光。

一想到那个可怜的女人还要再痛上一阵,埃斯特尔简直要抑制不住自己的同情——要是老师在就好了,任何一匹难产的母马到了他手下都能顺顺利利的生下马仔来。

埃斯特尔舔了一下自己干燥的双唇,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他醒来时那个女人仍在不停地呻吟,这回还加上了咒骂,埃斯特尔发誓,精灵们诅咒索伦时都没有用过这么恶劣的词。

可想而知,她到底是有多痛。

这么想着,埃斯特尔觉得自己背后那道伤口似乎也开始隐隐作痛。

幸好那只是错觉,埃斯特尔躺在屋顶用来积水的凹槽里轻轻翻身,阳光慷慨地给予他温暖,从中午到傍晚,他身上多余的热度终于完完全全发了出来。

夜幕再次降临,埃斯特尔咬着匕首又跳到阳台外,猫着背假装不存在。

要是她身体里有一丁点精灵的血统,也就不必痛得死去活来,而要是她身体里真的有精灵的血统,恐怕也不能安然无恙的活在人类中。

所有的一切都有它本身的代价。

埃斯特尔隐秘地将眼睛探上窗户,老忽悠和他的孙女婿近乎绝望地扑上女人的床榻,瞪大了双眸,眼睁睁看她奄奄一息着做最后一次挣扎。

埃斯特尔攀着墙壁的手上暴起了无数青筋。

老独眼显然比所有人都镇定,当他发现孙女确实再也无法拯救之后,他坐到了女人床头,轻轻抚上她黯淡无光的金发。女人的眼珠快要从眼眶里跳出来,老独眼碰了碰她的脸,弯下腰抵着她的额头说:“乖孙女,你害怕吗?”

女人艰难地摇头,泪如泉水似的涌出来。

老独眼爱怜地阖了阖眼,不忍心看:“你别害怕,爷爷也会去陪你的。你要知道,人总归是要老,要死的,如今星辰想要你早点回到她的怀抱,你就不要害怕,勇敢的去吧,你可将会拥有别人羡慕不来的永恒青春。”

随着女人的最后一次用力,孱弱的婴儿伴着一泄如注的鲜血来到了人世。

埃斯特尔咬紧牙关,屏息缓解这场震撼。

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自己将来也许会痛恨每一次的新生。

埃斯特尔含着的匕首已经滚烫,他取回匕首塞进腰间的剑鞘中,笔直地站起来,试图悄无声息地进到屋子里。

这里并不安全,要是孩子跟着女人一起死去或许还好一点,但是空气中隐隐沉淀下来的不详让他意识到某些既定的事实。

在他毫无办法只能破窗的那一刻,一支利箭穿破夜色,凄厉地钉在他脖颈旁的墙壁上,只差毫厘便可要他性命。

箭尾一个盘绕的符号正是精灵一族的标志。

这不是威胁,而是示警!

埃斯特尔挥起拳头砸开窗户,声色俱厉地怒喝:“快走!”

“你你你,”屋里人惊得说不全话,埃斯特尔只好喊:“快跑,着火了!”

孙女婿抱起孩子就往楼下冲,老独眼扯着嗓子叫了他半天,他踩上楼梯头也不回:“我一会就上来!”

接生婆也紧跟着他往下跑。

女人流干全身血液的尸体白到发光,埃斯特尔撕下半张未曾染污的床单裹住她,搬起女人尸体放到老独眼背上:“别犹豫,快点下去!”

老独眼热泪盈眶:“好,年轻人,我会记得你的!”

“你先活着再来记得我吧!”埃斯特尔保证说,“而且所有的事情我都会解释,等你们安全以后。”

“一路往北跑!别回头!”埃斯特尔用最大的耐心提醒道。

几人一下楼就发现遭到了欺骗,但是此起彼伏的马蹄声告诉他们,这儿确实不大对劲。

埃斯特尔站在二楼冷眼看着黑暗里不断涌出的人群,老独眼他们听从他的命令穿了黑衣,一时半刻还没有危险,埃斯特尔就借着这个机会一个一个地筛选人群中可能的领袖。

出乎他意料的是,人群来如潮水退如烟散,一转眼已经淡出视线。

埃斯特尔撑着窗台从二楼跳下,不远处有人骑马赶来。

“精灵……怎么是你?”埃斯特尔拧着眉头问,“你怎么又跑到了这里?”

“所以你以为我是要取这一户人家的性命么?”精灵冷冷地问道。

埃斯特尔一时语塞:“我以为……我并没有以为什么。”

莱戈拉斯淡淡扫了他一眼,掉转马头就要离开。

埃斯特尔慌忙叫住他:“等一等。”

莱戈拉斯快要绷不住这一幅严肃的面孔,不过他内心依然不能原谅人类随意误会他这件事,所以他低着头问:“等什么,等你搜出刚刚射向你的那一支箭还有无数同样的躺在我的箭袋里?”

“我是想说你骑的是我的马……”埃斯特尔后知后觉,“原来那支箭是你发出的。你早就看到了这儿发生的一切是吗?我亲爱的朋友,告诉我,刚刚那群人他们消失去了哪里。”

“我并没有看见。”莱戈拉斯皱着眉,斟酌着回答,“我看到了他们出现,却没有看到他们如何消失,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至于刚才那户人家,他们已经向着安全的方向前行了,并没有人追赶他们,这点你大可放心。”

“谢谢你的慷慨告知。”

“……”精灵并不说话。

“或许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一下这件事,”埃斯特尔不动声色地靠近精灵,走到某个特定的安全范围,他一把抓住辔绳,眼里带笑说:“顺便说一说为什么我的马会在你这里。”

“你的马……?呵,”精灵摇着头漫不经心地表示怀疑,埃斯特尔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精灵勾唇微微一笑,“它跟你的行李一起被扔出来,我看不下去替你多付了一天的费用,然后老板娘把它卖给了我。”

精灵眨眨眼:“这个解释满意吗?”

埃斯特尔暗暗苦笑,早知道多给小尤丽家一笔钱了。

莱戈拉斯说:“还有疑问吗,没有我就走了。”

埃斯特尔拍了拍马脖子,理直气壮地说:“但它仍是我的,我亲爱的朋友,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春天的露水不是露水,是救人一命的琼浆;胯下的骏马不是骏马,是指路领航的明灯。”他看出精灵只是善意的表达怒气,便释然一笑想尽办法逗他开怀。

精灵被他的话逗得发笑,在埃斯特尔再三的请求下佯装不情不愿地跳下来,埃斯特尔举起他的手诚恳地说:“多谢。”

莱戈拉斯冷着脸收回手:“如果你有这个功夫,还不如早点查出你要的答案。”

埃斯特尔心里一动,面不改色地问:“看来你也是来找答案的?”

“是。”精灵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你答应我的绕开水镜镇呢?”

“你说的是返回途中,我现在还没有去往北方。”

埃斯特尔哑口无言。他当时怎么会觉得眼前这个精灵像极了阿尔温姐姐的!错觉,全是错觉!

“所以你不准备去找北方的游侠了?”人类有些迟疑地问。

“这个可以押后,”莱戈拉斯的面色奇差无比,“人类这边的事比较重要,我怀疑索伦控制的各方势力有所勾结,我在森林外看到了半兽……”

他突然停下来,眼睛睁得老大,带着愧疚和惊异看了埃斯特尔好几眼。

埃斯特尔好奇地问:“你看到了什么?”

精灵干脆闭口不谈。

埃斯特尔一张脸赔笑赔得都快僵硬,无奈之下只好胡乱揉了两把,试探性地牵了牵精灵的衣袖,见他没有拒绝便更加放肆,再度执起他的手指问:“你突然不开心?”

莱戈拉斯冷冷瞪了一眼他毫不见外的爪子:“你怎么不猜我是不舒服?”人类的体温从指间直达内心,莱戈拉斯悄悄叹了口气,没有用暴力挥开埃斯特尔的手。

于是埃斯特尔得寸进尺,从松松的环住指间转为握住整个手掌,精灵干巴巴地对他瞪眼,他也直接昧着良心翻译成友好,只是他有一点不明白,便犹犹豫豫地问道:“就我……据我所知,精灵都比较抵触这种近距离接触。”

莱戈拉斯终于实实在在地叹气出声,他看着埃斯特尔风尘仆仆的脸,咬牙切齿地开口:“算我欠你的!”

埃斯特尔咧嘴一笑,表示自己何其无辜。

tbc

============================

小剧场

埃斯特尔:我打算给你寄点吃的,等着收林迪尔的快递吧。

作者:啊啊啊啊!(正色脸)咳咳,是什么?!

埃斯特尔:(勾起笑)狗粮。

莱戈拉斯:(皱眉)你不要欺负她。

作者:(眼泪汪汪)提努维尔,你真是太好了!

莱戈拉斯:(冷笑)直接扔去喂蜘蛛。

作者扑街。

2015.11.10

评论(1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