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苏越生子】生生死死 第四十七章

*写的我好想哭

*桃夭给爹爹翻个身看看呗

*满心感慨无法言说

=========================================

第四十七章

陵越心绪翻涌,把自己关在屋里关了半个时辰,到了给桃夭喂奶的点才不得不打开房门,轻手轻脚地把桃夭抱进自己屋中。

百里屠苏早就准备好了温热的奶羊,陵越客客气气地接过,然后一翻长袖,神色不变地请他出去。

“陵越……”百里屠苏微微一怔,弯唇笑道,“难道是跟桃夭有什么我不能听的悄悄话?”

“不是,”陵越不经意地舒展了眉头,拨着桃夭的小指头,他眼神微忡,唇齿间是抑制不住的苦涩,“你也该去歇一会了。”

百里屠苏颔首,在陵越肩头轻轻拂过,手脚稳妥地退身阖门。

吃饱喝足的桃夭小小的打起哈欠,陵越心疼女儿却又不想她此刻睡着,便让她坐在自己膝头,一大一小两双腿亲密地抵在一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格外动人心扉的场面。

一开始,陵越只是神色莫测的注视桃夭,到后来,他仿佛是动容于她与自己和百里屠苏愈发相似的容貌,双手大敞从她身后紧紧托住她。他把脸贴上女儿漆黑的头发,把气息灌进她白皙的耳朵。

“你也猜到了?”

桃夭打着哈欠摇头晃脑。

陵越将她放入榻中,右手揪住宽松的襟口,仿若溺水的人挣扎着吸入最后一口气。

“百里屠苏——”

嶙峋的骨节泛出狰狞的惨白,陵越几乎失态的弯下腰,眼底水光慑人。

过了许久,一直安静玩着自己脚掌的桃夭突如其来弄出了一些声响,陵越循声一望,恰好撞上桃夭咯咯带笑的眉眼。

陵越怔怔地看着桃夭连着翻了几个身,朝着他的方向缓慢而固执地行来。

直到她翻到榻侧,小小的身体不懂得如何刹住动作,于是一团粉色的身影从陵越面前狠狠滚下床榻。

陵越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只是本能的横眉微蹙,长臂一展将她揽入怀内。

抱住她之后,陵越才听到自己和桃夭交错不息的两重心跳,跳得一下比一下急,跳得一下比一下撕心裂肺。

陵越几乎不能找到自己的语言,桃夭手舞足蹈地要着夸奖,他勉强地笑了笑,握住她的手,汗意涔涔:“做得很好。”

不知何时桃夭已经学会了自己翻身,只是做父母的太过忽视。

 

临近正午,百里屠苏在厨房生了火烧起热水。

水是上游提来的雪水,自从见过栅栏外那条溪流的不寻常后,百里屠苏再也不想喝一口里面的水。

于是他提着两个大桶,来回走了四趟,总算将厨房所有的水缸灌得满满当当。

做饭饮茶不需如此,但是陵越每日的沐浴更衣却是必不可少,百里屠苏这一次走得虽然辛苦,倒也乐在其中。

午饭是他亲手捏的糕点。

有人曾手把手地指导他:将收来的柳叶放在笼屉里洗净晒干,与水一道闷在锅里闷两个时辰,等它沁出淡淡的颜色后,挑出柳叶放置一边,舀起一勺薄色的汁液浇在要和的糯米面中。这样和出来的面,色泽鹅黄鲜艳,手感软糯有度,更别提出锅后的晶莹剔透惹人垂涎了。

百里屠苏面上带笑,刚掀开的案板后溢出的白气熏了他满脸,他在这成片的水汽中,忽然想,那个教他和面方法的人是谁?

他怀着不轻不重的疑惑敲开了陵越的门。

百里屠苏讶异地望着他的师兄正在逗弄一个小小的婴儿,他想叫她的名字,那些字句却在舌头上嬉笑徘徊,无法捕捉。

百里屠苏镇定一笑,神情无恙。

陵越一手拍着桃夭的肚子,一手捏着她的脚踝将她轻轻倒拎,见他推门便转头看他:“屠苏,我们要给她做张自己的床了。”

百里屠苏问:“是这床不够软么?”

“不是,”陵越眸中含笑,“是她会翻身了。”

“真的?”百里屠苏欣喜地走到陵越跟前,学他的样子也捏了捏桃夭的脚踝,冷不防被桃夭踹了手心,他便合掌对着桃夭脚心来回一挠,完全忘了陵越还在一旁笑意盈盈地打量他们之间的互动。

桃夭咯咯咯咯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百里屠苏不松手继续挠,陵越看不下去,“啪”的一声打开百里屠苏的手,淡淡道:“你当我看不见么?”

“我只是想让她翻个身,”不能理解陵越的反应,百里屠苏只好稍作解释,“她为什么当着我的面就不动了。”

“把手松开。”陵越吩咐道。

百里屠苏依言收回手,陵越让他站远点,百里屠苏往后挪了挪,陵越皱眉说再往后点,百里屠苏照旧听令,“好了,”陵越点头示意,自己也站到百里屠苏身旁,肩并肩面向桃夭:“她自己会过来,你记得在她要落地前飞回去接住她。”

百里屠苏右手握拳抵在上唇处掩饰笑容。

小小姑娘睁大滚圆的眼珠,一动不动地看着父母接连远离自己,她开始有些着急,挥舞着右手拍上床榻,似乎在说着:“你们过来啊,我要亲亲,我要抱抱。”

陵越转过脸微微发笑。

桃夭看不见陵越愈发心急,嘴一撇几乎就要哭出来。

陵越立在门前轻轻地道:“我们不过去,你过来。”

百里屠苏扯了扯他的袖子,狐疑道:“是不是还太早?”

“什么早?”陵越探过耳朵。

“她是会翻身还是会打滚?”

“……”陵越蹙眉片刻,答,“翻身。”

“那应该没问题,”百里屠苏双手抱臂,“只是翻身而已。”

“什么?”

“应该不伤骨头。”

“怎么说?”

“她还太小,骨头太脆弱,搞不好容易断,打滚当然也容易伤骨头。”

“这点我倒没想到。”陵越说罢,抬步将要走向桃夭,“她快哭了,我去哄哄她。”

“等一下,”百里屠苏拉住他的手腕,淡淡的体温从贴合处缓缓升起,两人对看一眼,又彼此移开目光,百里屠苏道:“再等一会。”

陵越垂眸:“那好。”

桃夭咿咿呀呀地向陵越呼唤,陵越再度出声哄她:“桃夭,试试看翻个身,你不想过来么?”

她当然想过去,然而她毕竟太小,无法听懂他的言语也无法意会他的神情,她只会更加害怕爹爹越走越远。

床榻传来低低的呜咽,长长的睫毛下挂了一滴眼泪。

陵越狠狠心不去看她,只是拍了一下百里屠苏:“你去哄她。”

百里屠苏眨眼:“你不去?”

陵越叹气:“你去吧,她会记住你的。”

虽然你总是在忘记她,陵越喉间沉吟,终是压入喉咙,不发一声。

百里屠苏犹豫着要不要上前,陵越在他身侧微微一叹,张开双臂像要迎接某些不会再来的人撞入他的怀抱。

陵越眼中沉静似水。

一息尚存却死气沉沉的活水。

桃夭原本的哭闹猛然停止,她翻了个身,头朝下半趴着看向衣带当风的陵越,又瞥了瞥一瞬间惊喜过头的百里屠苏,咯咯地笑了两声,哼哧哼哧地翻身靠近陵越。

陵越飞身向前,抱过桃夭软香的身体在空中转了两个圈,待他重又立定,立刻扭头回望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正用一种他永远无法读懂的表情深深凝视他,陵越喉头一痒,没事人一样向百里屠苏走去:“走吧,吃午饭了。”

百里屠苏跟在他身后,他不敢眨眼,仿佛是一眨眼,身前的陵越就要不见了。

吃饭的过程也并不顺利,陵越几次撂下筷子,对着鹅黄的糕点发怔,百里屠苏察言观色,见他神色不动,也就只是捧着白米饭埋头苦吃,不做他言。

一顿饭吃得食不知味。

午饭后陵越说要午睡,百里屠苏自告奋勇揽下服侍桃夭的任务,陵越转身时笑容冷冽,却是没再多做任何无谓的举动。

包括百里屠苏问他羊奶的冲法,他也只是背着他挥了挥手:“翻你的记录去。”

百里屠苏闻言说好,抱起桃夭就要前去陵越房中搜索,陵越神色一冷,将他拦在门外,撑着额头容色微恙:“我不舒服,不要进来了,厨房还有一壶冲好的,你去热一下就行。”

百里屠苏还想说些什么,陵越已经忍受不住,哐当一声撞上门,留下百里屠苏站在门外哑口无言。

tbc

评论(9)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