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割肉喂鹰 第二章

*看小希望和小叶子互相调戏【大雾

*本文取叶子和暮星同父同母设定,意会的请但笑不语

*剧情长,狗血多,不接受人参公鸡

Start——

++++++++++++++++++++++++++++++++++

第二章

埃斯特尔面不改色的站起来,沿着人群聚集的桌子状似无意地转了一圈。

第一眼见到这个精灵的面容,见惯各色精灵美人的他也有点心惊。就像……

就像瑞文戴尔终年闪烁的暮星。

不,更确切的说,是宛如晨星再世。

与画像中恬静唯美的阿尔温相比,眼前这个玉雕的面容分明更像星辰,两人有着近乎完美的相似,却又有着截然不同的风骨,仿佛晨星暮星平分光辉而不黯然失色。

暗暗讽刺着人类的色令智昏,埃斯特尔同样没有忽视警觉的精灵微微勾起的唇角,带着冷冽而又不屑的笑意,比刚刚打磨过的利刃还能割皮断肉。

埃斯特尔忽然就不担心了,他又不是没有见过精灵的战斗力,就是远观着温和优雅的格洛芬德尔老师,挥起刀来也能让幼时的他骇得三天不敢睡觉。

所以这次,埃斯特尔挑挑眉,既然是难得的离家出走,他还是尽量不要让精灵发现他的踪迹,只在关键时刻作出提点就好。

但他走出一步就停住了。

咬咬牙告诉自己,就当是为了那种和暮星姐姐相似的星辰之光。

与此同时,悄悄转进厨房又出来的老忽悠托着一碗热腾腾的汤,粗大枯朽的大拇指在碗沿上轻轻划过,脸上是几乎溢出来的谄媚。

埃斯特尔顿生警觉,立马提步走回去。

精灵正被一个胖得堪比座狼的男人紧紧盯着,他逼近精灵的脸,嘴里呵呵的笑,精灵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照旧吃着自己的晚餐。

“喂你!”胖男人被激怒一般举着拳头就要砸下去,半道被一双年轻有力的手架在半空,精灵默默地看了埃斯特尔一眼,将转在指尖的小巧匕首塞回掌心,似乎在怪他多管闲事。

我这可是哪方都得罪啊,埃斯特尔无奈的想,但他还是啪的一声甩开胖男人,迅如闪电的抓住精灵的手,同时捏紧他手中的匕首。

埃斯特尔故作惊喜道:“精灵堂弟,你在这里!叔叔上次还说你就快到家了,水镜镇离得不远,我们结伴走?”精灵二字用了怪腔怪调的精灵语,假意让人误解为他的名字,也是提醒他:嘿别急,我是自己人。

但这在别人看来却是赤裸裸的宣示主权:这人我罩着,谁都动不得!

这真的只是个美貌的男人?众人仍不死心地瞪着他们,埃斯特尔粗鲁地骂回去:“看什么看,他可是御门(中阶官职)的儿子,水镜镇镇长的亲戚,你们小心着!”

仗势欺人这一招果然百用不滥,众人几乎全部噤了声,垂头丧气地散了开去。

只有胖子恶狠狠揪住埃斯特尔的领口:“我说你搞什么鬼?!”

“我来找我堂弟怎么就是搞鬼,”埃斯特尔义正言辞地说,“我还想请问你,对我堂弟动手动脚是想做什么?”心虚地朝着精灵望了一眼,倒不是说乱认个亲戚就足以让精灵发火,只是他记得,似乎所有的精灵,都不喜欢人类自作主张?

果然,他看到那个普通斗篷下暗暗攥紧的拳头,埃斯特尔在心底呼唤了一声他诡计良多哦不,是英明神武的老师,迅速在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应对,温和的暗示?强烈的提醒?不紧不慢地让他自己想?

“让他自己说,喂,这人你认得吗?”胖子对着精灵嚎了两声,只要掀了他的帽子,他要掀了他的帽子!

埃斯特尔架住胖子凛凛生风的大掌,下意识选择了最容易坏事的处理办法,他朝着怒火直飙的精灵狠狠瞪了一眼,恶声恶气地说:“闭嘴,精灵!”

想当然,最后那句精灵是用的几乎变了味的精灵语——这些人默认的精灵的名字。希望他不是什么穷乡僻壤里来的,听得懂埃斯特尔所谓的暗号。

埃斯特尔一动不动地盯着精灵的举动,心底默念着,他可千万别出声,千万别出声。

就在埃斯特尔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的时候,原本握着匕首的那只手忽然伸了出来,一只白得发光的手掌轻轻贴在了埃斯特尔的心口,视线向上,精灵微微低了低头颅,无声的表示顺从。

胖子骂骂咧咧地踹了一脚长凳,回去对付他的伙食。

精灵不轻不痒地收回了手,埃斯特尔却感觉自己的心跳不能在一时之间恢复正常。

精灵看着他的脸庞和衣裳,微微勾唇想说些什么,埃斯特尔嘘了一声,贴着他的脸颊用精灵语道:“我们必须马上走。”

“你是谁?”精灵疑惑的问。

“我是精灵的爱慕者,是人类文化和精灵文化的联系人。”埃斯特尔模棱两可的解释。

“现在知晓精灵历史的人可不多。”精灵小声的道。

埃斯特尔只好搬出权威:“我算是,灰袍甘道夫的故人。”

精灵诧异的望了他一眼,脱口而出:“我跟他认识上百年了。”

而你才多大?精灵眼里带着笑,意义不言自明。

埃斯特尔苦笑说:“只是沾亲带故而已,家父与他是旧识。”

精灵点点头,为了弥补自己刚刚的失态,眼光转了转,斟酌道:“故人的故人也算是朋友,刚才谢谢你了,我的朋友。”

“我也要感谢你的配合。”弧度完美。

于是两个人互相望着微微笑,各自揣摩对方话语的可信度。

老忽悠把汤端了来,状似期待的搓着双手:“这是我女儿特意为你煮的,请试试看?”

满屋的人哄堂大笑。

埃斯特尔亲热的拍上他堂弟的后背,探在他耳边阴森森地提醒:“请不要吃。”

精灵微笑说:“谢谢你,热情的店家,但我刚好已经吃饱了。”

老忽悠眯起眼睛,笑容满面地收回了碗。

埃斯特尔捏着把汗去把两人的账结了,之后迅速打包好先前没吃的兰巴斯,这些足够他到达下一座城镇——水镜镇。

他牵起精灵的手,暂时放空自己不去想为何眼前这个精灵如此乖驯,看了看外面的狂风暴雨,问:“这样的天气不介意赶路吧?”

“我是不介意,但是——”埃斯特尔在他的长音中转回眸子,撞上令人心惊的一汪湖泊,精灵的手指在他背上划过,蹙眉道:“但是你恐怕不行。”

埃斯特尔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精灵的本事这么大,连他受伤未愈都察觉的一清二楚,他只好摇头苦笑说:“不,不得不走。”他将别人送他的精灵斗篷脱下来围在面前的人身上,对方推辞,但他也决意。

僵持中埃斯特尔说:“精灵老爷,算我求你了,这里实在不安全,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这里的人对于精灵极度厌恶,您要是不小心被人类给抓了,要受多大的苦啊。我们终要分开,请不要让我这个精灵的爱慕者心怀愧疚好么?”

精灵一怔,埃斯特尔已将斗篷替他穿好,顺道还行了个绅士礼,低声问:“所以,精灵老爷,您是想跟我一道,还是想自个走?”

精灵一向独来独往,眼前的人类并没有什么恶意,活得又比他想象得还好,于是他先是摇了摇头,又指了指外面那匹跺着脚莫名兴奋的马,意思再明显不过。

埃斯特尔一口回绝:“这个不行,不能送给你,我留着还有用。”

精灵微微一笑,埃斯特尔咂摸了半天也没对这个笑咂摸出个所以然来,他咳了两声,含笑望着精灵:“可否请问您的姓名?”

精灵脑海里顿时闪现出三天前某个扯着他衣袖大喊大叫意欲轻薄的人类,而当时那双迷蒙的双眼,现在正在他面前,眸色剔透,眼光清明。精灵捏着自己指尖轻轻抬眸,藏在云后的月的清辉便全部进了他眼睛:“提努维尔,你就叫我提努维尔好了。”

面对精灵不怀好意的笑,埃斯特尔唯有扶额。

晨曦的女儿,森林的夜莺。

人类毫不客气地指出:“先不说这是女孩子的名字,光说您父母的自恋程度,可真是少有人能及。”

对面的精灵捂着肚子,轻轻地咬了一下唇,埃斯特尔怀疑他下一刻就要笑得打滚。

“那你呢?”有几个人向他们看了过来,精灵无比自然的换上通用语。

眼前仿佛有一片树叶从埃斯特尔眼前舞过,青翠鲜嫩,带着森林里土壤与溪水的气息。

人类立刻笑了起来。

“格林(Green),”人类亦用通用语回答,“格林里夫(Greenleaf)。”

精灵的表情再也不会像此刻这般诡异。

tbc

评论(2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