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苏越生子】生生死死 第四十二章

*有人说一想到更新里都是碎玻璃渣很心塞,我宽慰她,没关系,接下来没有玻璃渣,我直接下毒了。

*又爆字数叹气

*谁说我当时没有剧透的,快去再听遍歌!http://5sing.kugou.com/fc/13877172.html?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like ←戳

第四十二章

砰!一道绚烂的金光在盘蛟山上空炸开。

万年的巨龙盘桓林间,琥珀色的瞳仁对上自己淌着血的龙尾,毫不在意似的甩了甩,那些金红的珠子便啪嗒啪嗒漫天而下,狠狠扇了紫衣人满头满脸。

紫胤真人以袖拂面,执着龙鞭望向化出原形的裴清,语调冷若寒霜:“你已经无处可逃了。”

龙神嘶嘶怪笑,问:“鞭子用的还顺手?”

紫胤真人甩出手中龙鞭,哗啦一声,天幕被生生劈开,本就没有鳞片的龙身顿时刮落一层血肉。跟疯子没什么好说的,紫胤真人无声地以行动作答。

他追了这个疯子整整四天,起初并没有想过要用裴清给的鞭子,他只是拔出身后利剑,让清气围着裴清穷追不舍。而后,在某次剑气几乎挑破裴清衣襟却被他逃脱时,怒意陡生的紫胤真人完全不受控制地挥出了第一鞭。

裴清的脸在那一瞬惨烈地苍白下去。

将彼利器,施与彼身,龙游浅水亦遭虾戏,遑论惹是生非主动挑起争端的裴清,这是他应得的。

紫胤真人在云端冷冷发笑,每一鞭或多或少都落在了裴清的心口,有些是紫胤真人刻意挥下去的,有些是裴清自己直冲冲地迎上来的——如若不然,那些摧枯拉朽的惩罚将打在他袖中的魂魄上。

他宁可自己染血,也不愿对方魂飞魄散。

紫胤真人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情愫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此刻,巨龙翻转咆哮,浩淼的龙息伴着高昂的龙吟横贯万里。裴清眼底通红,如同鲜血欲滴。即使是占尽优势的龙形,它也意识到交出龙筋这项举动到底是有多愚蠢,于是它龇着尖牙,用庞然身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灵活姿态逼近紫胤真人,试图夺回胜算。

又是一道凄厉长吟,紫胤真人挪步移形,金鞭在他手中嗡然作响,带着从裴清身上刮下的一大串血珠震得他虎口发痛:“裴清。”紫胤真人要说什么,却并未真的出口。

步履蹒跚地落在云间,化作人形的裴清抬袖捂着嘴,一下一下地闷声咳嗽,刺目的嫣红顺着苍竹色的衣襟漫向白衣,他呕出喉口一汪血,勾着唇露出带血的齿缝:“别刺激我,我早就尝试过了。”

他曾以筋骨为枪,金鳞为甲,助那人征战八方。也曾被一鞭足以荡尽百万魍魉的厉风扇得血色尽失。

前尘过往,不提也罢。

“交出来。”紫胤真人淡漠着将龙鞭折成几段拢在掌间,“只要你信守承诺,把桃夭的魂交出来,我们就算两清了,鞭子我也还给你。”

“休想。”

紫胤真人拧着眉想了片刻:“因为它曾在玉颜身体里呆过?”

“哈哈哈哈哈!”裴清仰头大笑,冷汗和鲜血一同落下,“说什么梦话!”

简直是不打自招,紫胤真人越发确定了这点,笃定道:“不然你要她的魂又有何用!”

裴清怔默着不开口,捏上自己汗津津的掌心,旋即一挥长袖傲然反问:“所以你道何为变数?”

真正的变数就是,他目前唯一想做的就是找一处无人的地方,催动生生死死。

携着妖灵和婴儿各自的半魂,拼凑出一个完整的玉颜。

要赔上芙蕖的半生,要搭上婴儿的性命?这点与他何干!

这是唯有他知道的,令她重新存活的方法。

“裴清,不要乱来!”纵然不知他到底在图谋着什么,紫胤真人也看出他眼底那抹惊人的嗜血痕迹。

“你没资格阻止我!”青丝狂舞,裴清咬牙低声回答,怒气在唇舌间反反复复。

“那么再加上我呢?”

万籁在一瞬间乍然平静,而后喧腾齐鸣。

陵越抱着桃夭从平地上一步一步踏入云层,青黑的下眼睑衬得面容白皙如玉,他托了一下桃夭软颓在他胸前的小脑袋,若无其事地张口道:“龙神,小女承不起您厚爱,玉颜更是承不起。玉盏已经物归原主,生生死死也从世间消失,所有的混乱,就该到此为止了。”

裴清恍惚地后退了两步,趁着这个机会,陵越转头呼唤紫胤真人:“师尊。”

紫胤真人冲他点了点头,两人同时拔剑,一前一后对上裴清心口。

唇色艳丽的龙神失落一笑,侧身堪堪躲避剑身清气,那两道剑气却并非盯紧他弱点,反而剑锋一转,双双挑起他无暇的衣袍,刹那间,衣角如雪,纷纷碎裂。

玉颜和桃夭的魂魄就在漫天的纷乱中,向着相反的两个方位缓缓降落。

裴清在一个眨眼的停顿后,松开将欲勾住桃夭魂魄的手掌,一个转身扑向玉颜。

紫胤真人展开袍袖揽来桃夭的一魂三魄,裴清已抢过玉颜的魂按在心口,神色冷倦地望向他。

“陵越。”紫胤真人平稳吐息,陵越的手不自觉颤抖了一下,抿唇对师尊示意。

三千青丝化利剑,紫胤真人反手削去不断袭来的裴清的乌发。

面向急速飞来的桃夭魂魄,陵越抛出琉璃盏。

流光砰然大盛。

“不要!”

裴清厉声喝止,显出龙形剧烈地摆尾攻向陵越。

陵越在流光中吃力地睁着眼,亲眼见证琉璃盏中的二魂四魄和它的另一半完美融合。

耳边仿佛都有婴儿咯咯咯的笑意。

劲风扫向他的面颊,陵越阖眼松了口气,来不及先发制人也无暇防御,但他至少还能翻身护住桃夭,用后背抵挡裴清的攻击。

两个浑身带血的人跌落云层,陵越抱着桃夭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似乎裴清伤得比他还重一些——紫胤真人给他脸上补了几道伤痕。

将桃夭送到师尊手中,陵越拔剑架在裴清脖子上,裴清吐出一口血,徐徐发笑:“两清?”

剑锋递得更前,陵越问:“两清?你以为我来就是跟你两清?”

你以为还回桃夭的命就是两清?!

陵越咬牙大笑,在紫胤真人不赞同的眼光中划破裴清的脖颈,溢出金光的龙血浸入剑身,陵越整条手臂都在震颤:“我来就是要你为玉颜抵命!”

“你杀不了我。”

“没人杀的了你,”陵越面无表情,“你连死都不配。”

“陵越!”紫胤真人出声呵斥,“给我住口!”

他最温润的大徒弟,竟然说出这种撕裂人心的话,紫胤真人一时之间还有些不可置信。

陵越回眸淡淡地瞥了紫胤真人一眼,随后又转回目光,像一株剧毒的草,冲裴清吐出瘆人的毒液:“你听到了吗,你不配,你连死都不配!”

裴清忽然紧紧捂着嘴,却还是没赶得及,一口血全喷在陵越脸上。

他不配!他连那人死后都不配以死相随!

仙君是这样,玉颜也是如此。

只因为他卑微的爱意完全无法匹配那人。

裴清紧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眼泪横飞。收敛起深深的恨意,他开始反唇相讥,誓要将疼痛千百倍的疼痛归还给陵越:“别说你真的不知道她是因谁而死。”

单手抹开面上血迹,陵越唇色发白,眼神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眼中残存的有关玉颜的画面。

在陵越重又刺出一个伤口之前,裴清放声高喊:“是你!你早就知道是不是?她是因你而死!”

“你带着你女儿进山,却毁了山灵镇护着的她的平衡!”

“她化了形,变了实体,她说的话,一半是妖灵的本心,一半是你女儿的本心!”

“所以你不想承认,你女儿曾离你那么近,她说的话她做的事,有多少是在说着喜欢你,崇拜你,不想离开你,只是你从未发觉!”

“但她却死在了你面前!”

“无论是哪个半魂,她都死过了一次!”

“就算没有我,她们两个最后也不能共存!”

“总有一个要死,不是玉颜就是你的桃夭!”

这就是整件事上,最令陵越崩溃的一环。

令他暴躁,无力,失落,却无计可施的本源。

如果裴清四天前跟他挑明这一条,他一定被制服得毫无还手的余地。

然而今非昔比,陵越早就看清了,既然命数无法更替,那么擅自篡改命数的,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他不会撇开自己的责任,也不会将罪名强加在他人身上,但这一切的起因正是由于裴清对玉颜魂魄的觊觎。

“我承认,就算没有你,事情到后来也会变得无法掌控,但是现在,”陵越深吸一口气,举起剑对准裴清心口,“为枝上最美的那朵桃花。”

纵使杀不了他,也要让他尝尝濒死的滋味。

紫胤真人居高临下地俯视这一切,最终也没有出手阻止。

就在剑锋擦过衣襟的前一刻,裴清攥得青白的左手忽然松开,陵越停止动作,听他嘴唇张张合合。

“她还可以活。”

裴清说,玉颜还可以再活着。

陵越摇着头呼吸一乱,并不是没有设想过玉颜能否重生,但他明白玉颜和桃夭的“死”是不一样的。跌落崖底的时候,玉颜护住了桃夭,她的死并非真正意思上的死亡,只是片刻的灵肉分离;而妖灵本身并无实体,灵散则命终,玉颜之前散过一次灵,却被山间灵力庇佑,这一次,终于再没有什么能够守护她。

“既然你要她死,就不会给她留活路。”

“是么?”

“你为什么想要她死?”陵越终于问道。

“因为我恨他。”

“…………”

“人间已太平盛世,他却在这座山上默默地死去。我爱她,我恨她。”

“…………”

“恨她为什么要走,恨她为什么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来找我,恨她这一生才初见,却已经死别将近。”

“…………”

“我恨她,我爱她,我要为她留活路。”

“那你之前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恨她啊,我要夺过她的魂,亲眼看着她重入轮回,等下一世再也不放开她的手。”

“……疯子,”陵越做出与紫胤真人一样的评论,揪着裴清的衣领摇晃,“你最开始就知道她还可以复活,为什么不说!告诉我,怎样才能复活她!”

裴清腕间的铜铃发出清脆的音色。

“呵,”裴清淡笑,“说出来你也不会照做,有什么意义?”

“只要你说,我就会去做!”

紫胤真人适时出声:“陵越,不要中了他的计谋!”

“我没有什么计谋,这一切都是命啊……”裴清笑,转脸正色道:“她喝了生生死死。”

“生生死死……”陵越的手无力地垂落下来,“和谁?”

“芙蕖,”裴清轻飘飘地回答着,盯上陵越的眼,似笑非笑地说道:“只要催动生生死死,你心怀愧疚的小妖怪就能立刻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你面前。”

陵越和紫胤真人一同望向他,前者张了张唇,说不出一个字。

由死来,向生去,便谓生死,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天道循环。

将吾之年月化作彼身,寿命共享,人世共存。

“我说过了,你不会做的。”裴清神色冷冷。

一旦催动生生死死,芙蕖的性命便会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硬生生少去一半。

“到底……”陵越眼睫轻颤,“到底为什么要有生生死死……”

“你的女儿都是得益于它,你竟然问我为什么要有生生死死,”裴清冷哼一声,面目却又温和下来,“生亦何哀,死亦何惧,但你终归会在最后关头悲哀没有一个同行的人。”

“不……”陵越像是被掐着嗓子一样,发出微不可闻的反驳。

“无非是抽去筋骨,剥掉龙鳞,却能将我对她的思念刻入时间。”裴清推开陵越的禁锢,颤巍巍地站起来,微微笑着看陵越满目震惊,改口说:“超越时间。就算万物都化为尘土。”

裴清再次强调:“我说了,你不会照做的。”

陵越执剑的手抖了一下,僵直着脊背回头望一眼紫胤真人。

“陵越,静下神,想想清楚!”怒视裴清,紫胤真人冷下眸光,“我不会让你们用这个方法。”

陵越以手遮目,慢悠悠地苦笑着,师尊是以为他鬼迷心窍到要牺牲芙蕖了么?不会的,即使要他自己赔上性命,他也不会伤害芙蕖分毫。他难过和无措的,是千算万算,还是遂了裴清疯狂报复的心。

陵越落尽了所有下风。

裴清护着手中魂魄,弯唇问:“想好了?如果不催动生生死死,我就只能放她投胎去了。”

心底一动,陵越蓦的抬眉瞪视裴清——玉颜魂魄不全,投不了胎!

所以他一定是要——

裴清猛地一收手掌,发出一声不屑的鼻音:“你会不会这么做跟我无关,我说过,所有的变数都在我手中。”

陵越和紫胤真人同时冲向施起阵法的裴清。

阻止他!

紫胤真人一鞭挥在他左手手腕,裴清点足迅速后退,又一鞭落下,裴清吃痛地动了动手指,跟着他指尖晃动的魂魄摇摇欲坠,即将堕入他掌心的一瞬,陵越凄厉痛呼:“玉颜,回来!”

并不完全的魂魄竟掌控了意识,直直扑向陵越的胸膛。

陵越一遍又一遍抚过魂魄,如同拍上少女头顶:“玉颜,玉颜……”

裴清显露出最为狰狞的神色:“还给我!”

他加快了手下结印的动作,即使贸然施法会害她失去记忆也没有办法了,只要她能回来!

灵魂哭号,响彻天地。

半空的云层绕着裴清所在急速旋转,紫胤真人揽住怀中桃夭:“陵越!”

陵越将玉颜魂魄护在心口,阖着双目,不知在想什么。

忽然间,少女笑意盈盈的跳入他的视线。

她坐在藤椅上一心一意地啃着果子,她攀在树枝间百无聊赖地晃荡着双腿,她跌在灵芝屋门前,闷声闷气地怪责:“为什么它还在响?”

陵越倏地睁开眼:“师尊,把他手腕上的铜铃打下来!”

裴清又吐出一口血。

蚀骨的龙筋卷着拇指大的铜铃,被紫胤真人送至陵越眼前。

铜铃发出夺目的光彩,与魂魄遥相呼应。

陵越没有半分犹豫地捏碎了那枚铜铃,再松手,他的手里躺着玉颜剩下的一魂三魄。

幸好,幸好……

“他等了好多年,说得好像那人没有找他很多年一样。”记忆里的玉颜小妖瞪着眼,一脸的不甘心。

哪怕爱中带着恨,哪怕只有一抹无意识的魂魄,仍是不由自主的贴近了对方。

而这点,裴清永远不曾想到。

裴清的衣襟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他终于惊慌起来,口齿不清地请求:“不要放她去投胎……”

陵越别过脸,让灵魂合二为一。

“陵越!你就真的忍心!”裴清跪在云上,大口大口地向外吐血,“放过她吧,再给我一点时间,只要催动了生生死死,她就可以复活了!”

“你住口!”紫胤真人冷声怒斥,“陵越,动手。”

陵越呆呆地怔立着,一动不动。

“陵越,快动手!”

“哈哈哈,你的徒弟舍不得!”裴清擦了擦唇角的血色,冷笑说,“放她去投胎了,可就永远见不到了!他舍不得!”

“陵越,你还在等什么?!”紫胤真人横眉。

“他不忍心让她去投胎!”裴清大喊。

“是么?”紫胤真人回他一个冷笑,“说到投胎,眼前就有一个好的去处。”

说罢,挥鞭指着陵越腰腹,看到只有一道光芒时,紫胤真人有稍稍的吃惊,但他只是唰的收回鞭子,冷冷笑说:“好一个皆大欢喜。”

陵越抬眸诧异地望向师尊,他料到了紫胤真人的想法,一手护着玉颜的魂,一手护在腰腹,否决道:“我活不到那个时候。”

“你不会死的。”紫胤真人断然回道。

须臾之后,紫胤真人挥出鞭子,龙筋尖端裹挟着玉颜的魂魄,将它死死打入陵越腹中。

陵越的额上滚下冷汗,他瞥了远处疯狂战栗的裴清一眼,抿了抿唇,默认了紫胤真人的做法。

裴清将云中水汽变作利剑,冲着强行令玉颜投胎的两人袭来。

陵越动了一下,紫胤真人喝止道:“别动,你想让她死么!”

裴清的身影已经近在眼前。

紫胤真人没有停止施法,陵越也没有任何动作,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裴清的利剑即将触上阵法的结界。

屠苏!陵越在心底呼号着,狠狠闭上了眼。

仿若回应一般,由远及近响起百里屠苏深切的呼唤。

“陵越!”

踏风而来的少年拔出剑挡在结界之外,剑身泛着慑人的青光。

同行的少女立在裴清身后,用不容商榷的口吻道:“裴清,你输了。”

陵越抬着眉眼,想冲来人笑一下,然而他感到眼前色彩斑斓,应接不暇。

玉颜的魂魄已尽数没入他的体内。

tbc



评论(21)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