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苏越生子】生生死死 第四十章

*我估计我的脑回路是没人转的过来了

*明后天也有更新,不用担心

*作者继续狂躁症

第四十章

趁着裴清深情凝视腕间铜铃的刹那,紫胤真人悄悄并指藏于身后,只待下一瞬,挥剑直指向他。

裴清在鬓发的遮挡下频频冷笑,神色仍温和如水,用眼神宽抚掌心透出的浅浅微光。

拔剑出鞘,风声大作,紫胤真人被挥剑那一刹陡然迸发的强光灼伤了眼,合掌挡在眉间,等眉心刺痛稍缓,放眼一看,眼前已没了裴清的身影。

“哈哈哈,”笑声从背后传来,紫胤真人握稳了剑,倏地转身,毫不犹豫地将剑抵在裴清心口,裴清放声大笑,苍竹色的衣襟几次划过刀尖,他装模作样着啧啧有声:“天墉城的剑?可惜伤不了我。还有你怎么就相信,我躲得了一次却躲不过第二次?”

在裴清不屑的笑声中,紫胤真人眼前隽秀风流的男子消失如一片单薄的柳絮,他拉平嘴角,闪着冷光的刀尖往前更进一分:“你可以试试。”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十丈外的裴清怒极反笑,捏着手心漂浮的魂魄,半张脸似笑非笑:“想要回你徒弟的女儿?我一伸手就可以让她魂飞魄散!”

冷冷回望半响,紫胤真人反手归剑入鞘。

“这整件事里面,”紫胤真人斟酌片刻,“她最无辜。”

“她是无辜,她两个爹爹却不!”

“你的心思还真恶毒。”

“哈哈,他们无辜?”裴清恨恨地咬着唇,拉出一道鲜红的血丝,“要不是你的好徒弟喝了生生死死,还带着他的宝贝女儿来找相好,玉颜也不会无意中攫取了她的魂魄,入了不妖不魔的状态,以至于被爱徒心切的你打到魂散!到底错的是谁!”

“……你真会混淆是非。”

“他就不该出现!”

“然后你也找不到她,缺了魂的她化不出形,你就一直等她一直找她,直到你们又错过整整一世。”刀要往最深的伤口里戳。

裴清的身形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向后跌走两步,摇着头脸色白得像离水的鱼:“我会找到她,会找到他……”

“你找不到的。”他根本就不想让你找到,况且你早就心狠到可以面不改色的杀了她,紫胤真人别过头,不再逼怒濒临崩溃的裴清。

“还回来,”回忆了一下婴儿的名字,紫胤真人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把桃夭的魂魄还回来。”

裴清抬眼走近他,挑眉虚弱地微笑,不知想起什么,抬掌横在胸前,左手有意无意地拨弄两把铜铃,漫不经心地开口:“我会还的,我又不在乎她。”

紫胤真人抬了抬嘴角,先前不也照样说不在乎玉颜?平稳着声线问:“何时?”

“何时啊,”裴清眯起眼,似乎真的在思索应该何时让可爱的女孩死而复生,想到最后咬紧了牙关,捏着拳头心中愤懑难平:“凭什么!”

“把她还来,我陪你去找玉颜小妖剩下的魂魄。”

“凭什么?”

“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晓玉颜的死因。”

“我不在乎!”

“……你的条件。”

“我想你应该没有忘,你来这里的原因。”

“跟你没有关系。”

“不,现在有了。”裴清意味深长地笑,“你的两个徒弟似乎还有心结没有打开,不过也正合你意,只要他们各自走向正途,你这个做师尊的大概也可以回仙界一心修炼了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只是提醒你别忘了,我是有错,但错的更多的是他们。”

“这点我自然会教训,但不是在你这个外人面前。”

“不不,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能亲眼看着他们得到教训呢?”裴清冷冷发笑,“我要你按照你原来的想法,做完你本来该做的事,等你办好了,我就把她还给你,当然了,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完全可以把这个女娃养在身边,断了你两个徒弟心心念念的纠缠。”

“……”紫胤真人半响不语,突然问,“你曾经……”

“别多嘴,”裴清厉声打断他的问话,惺惺作态着握起拳头,“再不去她就真的活不了了。”

紫胤真人道:“希望你的承诺真的可信。”

“信不信在你。”裴清淡笑,手心的力道却不那么和善。

“把雨停了。”

裴清挥开宽袖,霎时间雨霁天青,山林间岚气森森,沁透人的四肢百骸。

紫胤真人转身,正欲踏下浮云,裴清忽然喊:“等一等。”紫胤真人垂眸听他下文,裴清道:“你就这么下去?”

“你还想怎样?”

变戏法般从腰上抽出一根有着奇异纹路的金鞭交到他手里,紧接着便收到紫胤真人的一个瞪视,裴清故作老实,又诧异的掩唇:“我以为你会气得要抽他们几鞭子,这可是从我身上抽下的龙筋,你会喜欢它打在你徒弟身上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的。”

“现在这种情况,你以为我还会么?”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裴清耸了耸肩,吧嗒一声打个响指,未加设防的紫胤真人眼前开始掠起光怪陆离的景象,裴清吹气如兰,在玉颜带血的笑脸上停顿一瞬,阖上眼。

画卷一样一帧帧翻滚着尽数删除,裴清看着那些画面笑意盈盈地说:“忘了吧。”

眼见紫胤真人已恢复成来时隐忍怒气的模样,变作一朵桃花浮在岚气之上的裴清自言自语:“我曾经什么?我只是要他们痛不欲生,比死还难受的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玉颜?对,我没让他忘记,他还记着那两个人养了只妖怪女儿呢……”

 

龙吟声停,崖底深泉暗涌。

百里屠苏走近陵越牵起他的手:“师兄,你是不是已经想到处理的办法了?”

“或许,”陵越勾了笑,正想告诉他也许不用多久,自己就可以追回玉颜和桃夭的魂魄,但他的笑只现出了一半,便死死地镌刻在唇边。

百丈外,紫胤真人负手冷冷地望着他们,眼光凝固在他们相握的手上。

陵越从与百里屠苏执手相对的情态中挣脱出来,一掀袍袖,席地跪了下去。

该来的总归要来的是不是?

都是他的错,理应就该是他负起所有的责任。

百里屠苏和芙蕖也看见了紫胤真人,芙蕖撑着剑站起来,惊恐地听见百里屠苏平静的语调下有一丝淡淡的惊喜:“师尊。”芙蕖捂着嘴望向跪地不语的陵越,许久才松开手,偏偏怀里的桃夭藏无可藏,只好低下头磕磕绊绊地呼唤:“执剑长老……”

“你们眼里哪还有我这个师尊!”眨眼间,紫胤真人已在十丈之内。

百里屠苏将欲扶上陵越臂弯的手一顿,而后仍是托着他的肘部想要拉他起来,可是陵越挣扎着硬是不肯起,百里屠苏不解地望着一同缄默的三人,须臾后,他也跪了下去,就在陵越旁边,恭恭敬敬行了个大礼,额头贴在嶙峋的石块上。

一直以来,百里屠苏都把紫胤真人当做父亲一般崇敬,可他好不容易死而复生,竟然只是发给师尊一封语意寥寥的信,连他的面都没有亲自去见上一眼。

而紫胤真人想来是完全误解了他的这个动作,直把两人肩并肩膝并膝跪在一起的场面当做无言的退步,用沉默来祈求他的原谅。

好啊好,他真是教出了两个好徒弟!

百里屠苏直身而起的同时,紫胤真人手中那条暴戾的长鞭,挟着狠辣的热度直朝百里屠苏腰间劈下,百里屠苏本能地想要躲开,扭向左边的身体却在关键时刻猛地扑向右侧,把失神的陵越牢牢护在身下。

没等他爬起来,毫不留情的第二鞭已经落在他身上。

咬着牙跌出几丈,百里屠苏听到紫胤真人气急败坏的声音:“百里屠苏,你还知不知错!”

“屠苏不知。”百里屠苏咳了两声,对上陵越溢满伤痛的眼睛。

第三鞭即将落下的时候,陵越一个瞬移挡在了百里屠苏面前,他张开手臂护着他从始至终都想守护的小师弟:“师尊,屠苏没有错!”

“陵越你让开!”

“要说有错,我们都是一样的!”

“你让不让开?”

“无知者无罪!”

“好!”紫胤真人连笑三声,手中长鞭如同有了性灵,像活物一样冲着陵越的腰间袭去。

陵越唰的闭上了眼。

他不能躲,他不该躲。

但那长鞭却在抵达的前一刹那,被紫胤真人狠狠收回掌心。

陵越腹前,有两团一大一小的微光,就算要遭到凌迟紫胤真人也不想承认那是什么。

但他确实知道那是什么。

小的那一团光芒明明灭灭,比夏夜的萤火还转瞬即逝。

紫胤真人知道,他这一鞭下去,这光芒就真的要永远消失了,而他忽然狠不下这个心肠。

失控的紫胤真人终于扔开这条会要人命的鞭子,仰头看着澄净的天空不停叹息。

陵越喘着粗气,跌跌撞撞地后退,不期然便落进百里屠苏大张的怀抱。

都是他的错。

他愿意为掰回这场错误,耗尽他此生最后的力气。

tbc


评论(1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