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林皓×薛可勇】情有独钟

因为有妹子说看不到,所以我搬过来了。

【生子醒目】!!!

赠 @零露那个瀼  @等价连城 新年礼物,祝happy~【貌似说的略晚……

正文:

情有独钟

 

早晨6:05,天灰蒙蒙的,透不出一丝亮光。薛可勇提着他长宽高加起来都没有一米的小行李箱,有气无力的走出林皓公寓大门。

薛可勇长臂一伸招来出租车,坐稳后便整个人陷在柔软的座椅上不想动弹,他分明凌晨才睡,却是逃一般的离开这里。

虽然他的假期还有整整半个月,可他觉得再待下去也没意思,反倒像是死乞白赖的缠着林皓,还不如识相些乖乖滚出他的视野。

他锁门时曾恶劣的想把林皓反锁在门内,却又愣愣地盯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半天,最终撇撇嘴,哼了两声,决定放过那个只会把人吃干抹净的混蛋。

寒冬的风从司机半开的车窗涌进,一股脑儿灌进他单薄的衬衣内,他指尖颤了颤,从箱子里翻出件奶白色的外套,裹得不能再紧。咳两声,清洌的嗓音有点纵欲后的沙哑:“麻烦关上窗。”

四五十上下的女司机透过后视镜瞥他一眼,关窗的同时随口提醒道:“确定是去机场而不是医院?”薛可勇尴尬的笑,抬头凝视后视镜中的自己。

缀着樱花花瓣的粉色衬衫,不掺杂色、挺括的黑色长裤,还有就是暖和的奶白圆领外套。正常的打扮。

不正常的是他自己。

嘴唇起皮惨无血色,眼圈乌青面色发暗,指尖瑟缩眼神呆滞,脖子上还有两条细长的血痕,他把领子拉到最高仍旧遮掩不住,也不知道是薛可勇自己还是林皓昨夜的杰作,总之不堪回首。

又是林皓!来来回回这么点时间他都想到过几次林皓了?他连一句喜欢都给不起,你为什么还要想着他!薛可勇几乎怒不可遏,就在他的怒气快像山洪般爆发时,他紧紧攥住指缝间的戒指,认命的阖上了眼睛。

而后伏在椅背上狠命敲起了车窗,司机一惊,赶忙给他摇下窗户,时不时看一眼呕的死去活来的好看男人。

薛可勇抽了纸抹上嘴角。

林皓给的东西他什么都没有带走,除了刻着双方姓名的对戒。

那是两人初次情事后林皓去定做的,细细小小的一个圈内别有一番天地。

薛可勇的刻了一个L,林皓的则刻了薛可勇的全名。

当时薛可勇傻乎乎的笑了很久,猛然间又反应过来,一把拽过微笑的林皓:“喂,你什么意思?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你的情人啊!”

林皓环住他的腰,轻笑着耳鬓厮磨:“世界上叫薛可勇的人那么多,谁会刻意的联系上你?而且它这么珍贵,我怎么会轻易脱下来?”

从此,两人正式确立了关系。只是一个开朗阳光,一个沉稳内敛;一个在自己的圈子开创天地,一个在手术台上触碰生死……从身份、事业、社交到乃至观念取向都存在着极大差异。

两人的空闲也不在一个时候。

林皓是外科医生,医院里一年忙到头 没个定数,林皓学历高出师早,又算医院的招牌,不过是要求每月多几天休息,这么一点小要求碍不着急诊什么事,院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至于薛可勇,他也忙,有时候一抬头已经天亮了。但在他的观念里,时间不是问题,距离不是借口,喜欢一个人难道想陪在他身边都不可以?

林皓却在某一次他风尘仆仆赶到后,看着他瘦了不少的脸颊,皱着眉说:“你总往这边跑干什么?”

薛可勇气得骨头嘎吱作响。

踏开步子掉头就走:“我现在就回去。”

林皓一把拉住他:“来都来了,跑来跑去你不累的么?进来,我给你倒水。”

薛可勇眼眶一红,正扭扭捏捏着,被他连拉带拽地揪进门内,扔掉手中行李,展臂环住面前人。

唇舌相贴。

事后林皓给他采了血,说看他脸色不好,要去给他仔细检查检查。

薛可勇缩在被子里不动弹:“林医生你这是滥用职权啊?”

林皓扑通一声跳上去,闹作一团:“你还知道啊?怎么奖励我?”

“让我一次怎么样?”

“想太多!”

两天后,薛可勇要回去,林皓将化验单藏在风衣的袋子里,拽着薛可勇的手,盯着他看了半天,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转脸轻叹一声:“你下次还是不要来了,等我放假了去找你。”

薛可勇嘴角抽了抽:“你一个月才放几天?”

“到时候随你想去哪。”

“算了吧,还不知道有没有到时候。”

……林皓没理他的自言自语,径自把行李搬上后备箱,招手说:“我送你去机场。”

薛可勇也当没听到,摸着自己头发慢慢接口答:“我下个礼拜要来上海看朋友,周五晚上七点见。”

“…………”

“…………”

互相望着,竟无话可说。

这样一种情况发生在热恋的两人身上急切需要调和,可是谁都不愿意让步。

薛可勇:“就你这种三天两头换个新鲜劲的,还能一个月见一次?”

林皓:“你真是了解我。”

就这样两人卯着劲,谁也不愿先松口。

还是林皓比较果断,干脆人也先不送了,直接先发制人拖进房里,床下谈不拢床上谈。

一夜颠鸾倒凤的结果是薛可勇累得腰都直不起,直接化作春水瘫在林皓怀里,林皓借着酣畅的情事对他威逼利诱,薛可勇咬咬牙表示:自己再这样狼入虎口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

林皓掐着他的腰,把颤颤巍巍爬起来的人重又拽回床头。

林皓的动作极轻极柔,仿佛怕伤了什么一样。即使是刚结束的这一场情事,也比以往的手段高明了不知多少。

躯体紧贴,气息交缠,撩拨的刚刚好。

又叫又哼又喘,床头到床尾,床单上尽是淋漓的水痕。

薛可勇眼里亮着水光,勾着唇轻轻吐露无声的话语:让我一个月来一次?做梦!

谁叫他爱着他,如果可以,一刻也不想离开。

而一向流连花丛、片叶不沾的林皓却从未给过他一句喜欢。他问过好多次,床上问,床下也问。带了粤语腔的嗓音软糯动听,好像猫爪般挠人心弦:“林皓,你喜不喜欢我?”只问喜欢,很是委曲求全。林皓便使出更大的力气,狠狠扑倒他,碾上他的红唇,封锁他的言语。

薛可勇的泪便止不住的漫出眼眶,身上一点都不痛,怎么心里痛得那么厉害?

是他多心,还是几月的悉心相伴不过逢场作戏?

昨夜他灌下半瓶红酒,敖红了眼睛,才拼了最后的力气,脱了上衣坐到林皓腿间似有似无的勾引。林皓力气很大,他很快便被林皓压倒在床上。他睁大了明亮的眼睛,玩笑般再抛出话题,而他想要的答案林皓却绝口不提。他还能说什么,满腔的爱意只是希望有个回应。若没有,那也该死心。

薛可勇抹了下眼泪,决定不惊动林皓,自己打车回去。

早上的机场人影稀落。

薛可勇没有去买机票,而是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下。

他在心底呐喊:“林皓,我给你两个小时,要是你能在这之间出现在我面前,就算你真的一点都不爱我,我也会死皮赖脸的跟着你!”

两个小时不长不短,光坐着发呆实在太令人焦心。薛可勇拿出纸笔,一笔一划工工整整的写着几个月来的种种。

他的字是专门练过的,霸气的颜体偏叫他写的温婉绵长,笔锋不绝。

一边竖起耳朵听机场广播,一边留心有没有人来寻他。

“啊……”刚一挪动屁股,他就忍不住低呼了一声,耳朵尖尖都红了。昨天勾得太过火,两人最后都失了理智,身体上的伤,十有八九都该怪他自己。

明明林皓是个好情人,一直都小心翼翼。

咦,林皓什么时候转性了?

大概,似乎,是他给自己做了检查后?

薛可勇自嘲的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不要再想了,要有事他会说的,作为一个医生应有的素质不是吗?

还剩五分钟。

设置了震动的手机嗡嗡嗡嗡。

薛可勇微微动摇,又想,不能亲自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来了又如何,强求的终归还是强求。除非这个壳子换个灵魂,或者这个灵魂换个壳子,否则,怎么回心转意?

薛可勇艰难的换了个坐姿。

身旁候机的女人手机响起来,调子欢快又高昂,他不知道谁唱的,也不知道唱的什么,那个人却像很喜欢一样,一直不接电话,反而眯着眼听起歌来。

薛可勇正想出声提醒,忽然听到一句:可是你如何真的确定,灵魂找到他的样貌和身体,发现自己原来的雌雄同体……我可以是男是女,可以漂移不定,可以调整百分比,只要你爱我一切都没问题……

薛可勇的下巴都要掉下来。

这这这,这是男声啊?!

…………好吧,他懂。

他的手机还在震动,却也不想再等下去了,收拾了纸笔,装作没事一般站起来,心底对股间疼痛呲牙咧嘴。

“薛可勇!”

噔噔,手机砸向地面。

薛可勇不可抑制的颤抖着,林皓与他隔得有点远,见他要走才不顾公共场合大声呼喊,好在机场人少,大多又在依依惜别,听到了也没有任何的在意。

薛可勇不敢回头。

其实在他第一时间就能捕捉林皓声音这一条,就可以看出,完全还是放不下。

林皓大步跑向薛可勇,大喘着气想要拍上他的肩膀,想起什么,又缓缓托着他的臂弯,眼里情真意切:“我一醒来就不见你,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家里有急事?”

薛可勇终于挣了出来,一说话喉头哽咽:“没……”

“还说没有,都这副样子了。”林皓想了想,摸上西装口袋,犹豫片刻,慢慢扬起笑,捏着口袋里一张纸,眉眼弯弯:“刚好,我要说一件事让你高兴高兴。”

“什么事?”薛可勇吸吸鼻子,他才不是难过,只是感冒,感冒!

林皓一笑,突然一个前倾贴上了薛可勇的唇,也不管大庭广众人来人往,擒住了就不放开。

薛可勇一开始还推拒,最后就与他一道陷入这场不带情欲的深吻中。

胃里一阵翻腾。

薛可勇一把推开林皓,蹲到一边狂呕,他没吃早饭,也呕不出什么,只有酸水涌上喉咙。

林皓扶起他,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

“你……你到底要说什么?”薛可勇皱着鼻子压住恶心。

“媳妇,我爱你!”

“叫谁媳妇呢,谁是你媳妇!”薛可勇下意识的辩驳。

下一瞬。

欸哪里不对!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薛可勇满脸不可置信。

“没有了,错过了就没了。”

“林皓!”

“你不是一直在问么?我以为我的表现已经很明确了。”

“那……就是真的?”

“真的。”

“那你为什么之前不肯说?”

林皓抬头望望天……花板。

“说不说!”

林皓抖开一张纸,好生哄着刚吐完仍处暴躁中的薛可勇:“走,我们回家养孩子去。”

望着明确的化验结果,薛可勇差点两眼一黑晕过去。

不知哪里又在放歌,可是你如何真的确定,灵魂找到他的样貌和身体,发现自己原来的雌雄同体……我可以是男是女,可以漂移不定,可以调整百分比,只要你爱我一切都没问题……

林皓推着软蔫蔫的薛可勇往停车场赶,最开始不说,还不是想听怀里人多表白几次。不过啊,宝贝,以后就轮到我对你娘咳咳,你爹,鞍前马后咯。

【完】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