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苏越生子】生生死死 第二十七章

请支持我们【霆有节操队】!

更新时间:2015.01.04 23:50

很想给你们一个个回复,但实在回不过来了,过了这段时间会好好回的。但是评论我都一个个仔细看的,你们别偷懒不回啊喂← ←

*莫名其妙头重脚轻了sorry……

*师兄其实很舍不得二包(┳_┳)... 

*除几味草药和方子外其他均胡扯,牛膝汤没有那么简单,就原谅一下这个坑爹的设定吧。

第二十七章

二月翩然而至。

陵越将照顾桃夭的事全部交给百里屠苏,在藏书的地方呆了整整一天,天将暮时,他从房里走出,一直走到院中,敲两下树干,唤过玉颜:“玉颜,你下来,我有事问你。”

少女现出身形,袅娜而下。

蹭了蹭陵越,玉颜抬起头问:“有什么事?”

陵越眯起眼,抬指画出一个结界围绕起他们,玉颜对外界变化浑然不觉,几次撒着娇打着转,差点从结界里跨出去,陵越捏着眉角让她站站稳,见她乖巧站定,拍拍她头顶以示夸奖,然后问:“玉颜,你在这山里久,知道哪里有牛膝么?”

“牛膝?可以吃的牛膝?”

“嗯。”陵越含含糊糊地答,在少女眼中,可以吃的牛膝是草本,不可以吃的牛膝是类似于牛筋一类的肉食,反正不能入口。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它长的太普通了不好找。”

“这样啊。”陵越颔首,玉颜问他何事,他微微笑岔开话题,又问她见没见过五味子、三棱、文术、归尾、葶苈这类药材。

玉颜点点头:“葶苈我认得,花很漂亮;五味子是不是长的像桑葚的那个,上个月我还偷偷采了吃过,可难吃了;三棱长在地里我认得它的叶子;文术没见过;归尾?她们说给了屠苏几根人参,那还用吃什么归尾啊,参须比它好多了。”

得了需要的几条说明,陵越一笑,抚一下玉颜头顶,朗声说文术没见过也没事,他知道了。说完解除设置的结界,提袖走开。

玉颜呆呆的看着他走远,蹦上树晃着双腿:“他想种花?”不行不行,葶苈再漂亮也不许种进这个院子!

玉颜小妖挥着手跳下,打定主意要去找她的同盟。

大叫着百里屠苏的名字闯进去,结果发现陵越也在,百里屠苏问她什么事,玉颜支支吾吾说不出,最后说一句:“不要种桃花之外的任何花花草草。”等百里屠苏颔首答应,她当即捂着脸灰溜溜地跑走了。

隔日,陵越行走山间,找到葶苈和五味子,其他几味药材却是遍寻不得。

想了想,扔掉手中花果,记下此地方位,空着手无功而返。

其实,要是玉颜或他其中任何一人找得到牛膝就大功告成了。

陵越在书中找了最简便易行的两个方子,一个退妊,一个打胎,前者温和无害,后者急速伤身。

退妊方:五味子、三棱、文术、归尾、葶苈各等分,人参少许。每服三钱,黄昏一付,半夜一付,五更一付。或一付即下,不必再服。

打胎方:牛膝浸酒,水一盏,煎七分,食前温服。

又有注释:妊娠羸瘦或挟疾病,脏腑虚损,气血枯竭,既不能养胎,致胎动而不牢固,终不能安者则可下之,免害妊妇,方用牛膝汤。

简而言之,退妊方较为温吞,所需时间长,在怀胎初期将胎儿血肉渐渐化归怀胎之人体内,而打胎方则不同,药效猛烈,十二个时辰内胎儿便可化为血水流出体外,至于究竟伤身几何,则要看各人的不同体质。

寻不到一味牛膝,亦凑不齐另外五味药材,陵越在溪边站定,目送潺潺流水。

腹间温热如常,隔着几层薄衣似乎能感受胎气的缓慢流转,陵越抚过腰身,苦笑摇头,乍一看像对着空气喃喃自语:“看来你还想再多留一会。”

回到谷中,百里屠苏领着陵越去看他花了一天时间新做的藤椅,就架在桃树下边,一阵风来,片片桃花如雨下,要是月明时分,还可以再支一方小桌,轻酌望月,临风剑舞,飒沓人世多少快意。

陵越冲百里屠苏一个点头,坐上藤椅,接过百里屠苏递过来的桃夭,桃花落在他们眉间,面目恍然如画。

百里屠苏侧身坐下,与陵越手臂相贴,偶尔抬手触碰一下桃夭又软又细的头发,再捏一把她挺翘的鼻梁,直到她呼吸不上来嘴里吐起奶泡泡才松开。

陵越眉心微跳,不动声色地抬了抬眼,嘴里念出几句无声的命令,隔空取来霄河。霄河通灵,从屋内蹿出后也不用陵越亲手握起,便早已冷冰冰地往百里屠苏身后一架,萤蓝的剑气穿透重衣向着百里屠苏袭去。

百里屠苏蓦的直起脊背,霄河贴在他后心东戳戳西捅捅,把百里屠苏气得脸色变了好几圈。

处在中心位置的桃夭睁着黑漆漆的大眼看向两位父亲,沾着奶泡的唇上水润润的,连过耳的清风都忍不住细细吻上她的脸。

百里屠苏坐直了不敢动,可怜巴巴地看一眼陵越,轻声嘀咕:“我没欺负她。”

陵越扑哧一笑,牵着桃夭的小手磨蹭一下:“屠苏说他没欺负你,桃夭你觉得他刚刚有没有太过分?你说是了,我就帮你欺负回来。”

大概是呆在陵越怀里便像是拥着整个天下,桃夭不仅没哭没闹,还仿佛像是能听懂陵越所说的话一样,咿咿呀呀地冲着百里屠苏笑。

百里屠苏伸出食指蹭过桃夭面颊:“她也知道我是在跟她玩。”

陵越笑了一笑没有答话,霄河在空中转出几个凌厉的痕迹,带着剑气消失在面前。

百里屠苏“啊”一声,陵越问他何事,他拨了拨额发,略带羞赧的回:“刚刚摸她头发,突然想不起桃夭满月时的胎发被我放在哪里了。”

“现在呢?”

“……还是没有。”

“……”陵越无奈一笑,抽出手拍在百里屠苏腕上,“再想想。”

“平生记录里有。”

“那就好。”顿了顿,陵越开口,“你这个记录做的倒是比在天墉城的时候还勤快,现在知道重要了?”

“师兄!”百里屠苏赧颜,以前他犯懒,所有日志都是糊弄过去的,紫胤真人许久不出关,也没有人检查,要是真的遇上长老们突击,他的应对永远只有一个——

“某年某月某日,大师兄帮我铺了床。某年某月某日,大师兄教我抄写心法。某年某月某日,大师兄下山除妖。”陵越想起曾经令自己哭笑不得的少年日志,张口吐出几句印象深刻的话。

“师兄,别念了。”百里屠苏真心不想承认那是他写的。

陵越侧身看他一眼,把桃夭放上心口:“好。”

当时的陵越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他和百里屠苏作为紫胤真人仅有的两名弟子,自然在长老们着重检查的范围内,他这边做的兢兢业业,长老们满意而归,百里屠苏那边却几乎成了全城的笑话。陵越好说歹说,又替百里屠苏保证绝无下次,才让那群长老们放他一马。

回去后,少年哭丧着脸,陵越说不出重话,问清缘由,更是只能叹息。

百里屠苏不是懒散,而是随性。他做的都是他想做的,他记的都是他要记住的,如此一想,几乎要从心底里滚烫起来,陵越牵过百里屠苏的手,温声温语的宽慰他,然后将这一项也包揽了下来。

右手写自己的功课,左手模仿百里屠苏的笔迹替他记录平生琐碎,陵越的一心二用,可谓发挥到了极致。

说完陈年旧事的两人都没有再开口,百里屠苏背对陵越,袒露自己的宽肩,陵越会心一笑,自然而然地倚了上去。

藤椅在桃花里轻轻摇晃。

少顷,百里屠苏突然感到背上一重,他没回头,只是稍稍扭转了脖子,瞥见桃夭趴在陵越心口睡着了,而陵越保持着一贯的动作,一手环住桃夭,一手垂在下腹,正阖目浅浅勾唇。

百里屠苏心底漫出丝丝的甜与说不出来的轻松,左手撑住陵越后背,一个翻身将陵越揽入了怀里,桃夭在陵越心口蹭了蹭,小手蜷曲放在陵越衣襟,百里屠苏亲一口桃夭又贴上陵越的面颊,笑一声,抱起两人往屋里走。

桃夭在陵越心口,陵越在百里屠苏怀中,而百里屠苏在漫天的夜色中。

粉衣乌发的少女落上藤椅,大喇喇地占了整张位子,嗅着盈盈花香度过一场格外香甜的安眠。

初五的时候,玉颜拽着百里屠苏差点跟他打起来。

百里屠苏不知道她在闹什么脾气,心想由着她去吧,师兄的饭还在锅里。

说起来,陵越的口味挑剔了许多,有时玉颜都能哗啦啦流口水的食物他偏偏吃不下,百里屠苏只好悉心研究起了菜谱,对着每一道菜肴品尝其味。

玉颜扒拉开额发,露出眉心一指自己,撇着嘴横眉冷对:“说好要给我点砂的呢?”

百里屠苏一怔,急忙道歉:“我忘了,抱歉抱歉。”

玉颜哼一声:“看在你记性跟我差不多的份上,这次就算了,记得告诉真人一声,什么时候有空给我点上。”

百里屠苏点点头,少女满意地昂起头,百里屠苏找出平生记录,郑重地记下这件事,玉颜看的新奇,等他放下笔,趁他不备夺过本子随便翻了翻,随即笑得跌过去。

“哈哈哈,连给桃夭喂奶都要写,你的记性也太差了!”

“……”百里屠苏黑了脸,拿回记录收起来,“彼此彼此。”

百里屠苏第一次庆幸自己的记录如此简洁,否则光他跟陵越之间的情事,就够玉颜笑疯掉。

当然,笑疯之前也得她能看得懂。

玉颜举起拳头挥了挥,自言自语:“我认识的字还挺多……”

百里屠苏绕开她,进了厨房端出熬好的粥,一刻之后,陵越空着手不疾不徐地推门进来。

五味子和葶苈的香气在陵越掌间悠悠荡荡。

百里屠苏招呼他:“师兄你回来了,饭菜也刚好。”

心口猛然一痛,陵越握拳缓缓吸气,朝百里屠苏的方向勾起了唇。

还差文术和三棱。

陵越笑得有些勉强。

百里屠苏将微温的陶盅推到陵越面前。

陵越摸到筷子,定下神,眼光里多了几分诀然。

百里屠苏默默地看着他喝粥,眸光撞上时,隔桌相视一笑。

只差文术和三棱。

tbc

评论(5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