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苏越生子】生生死死 第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4.12.11 00:07

*写的我要疯了,炖肉炖的太粗嚼不动,炖的太细又不符合全文风格= =

*最后两人都勇敢了一把呀,不枉费亲妈我的一番心思

*以及你们最关注的第二屉包子还没蒸上(正色)

第十四章

星子垂泪,月已偏西。

陵越被百里屠苏推向玉颜曾蜷身休憩的树干,后背重重一撞,冻僵的骨骼发出嘎吱一声重响,陵越蹙着眉咬牙别开眼,百里屠苏立刻伸手垫在他背后,合掌轻轻摩挲安抚。

松树沙沙作响,掩盖几声沉重的喘息。

百里屠苏从陵越细嫩光滑的颈边抬起头:“师兄。”

陵越默不作声,只是抬起他碎满星光的眼眸,极平静地回望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额上滚下几滴汗,满身的热血几乎要沸腾起来,白色的水汽透过他足以与夜色比拟的黑袍散在夜风中,一面极冷,一面极热,百里屠苏一连打了几个寒颤,上下牙磕磕绊绊地敲打在一起,与他泛红的眼眶相呼应,显得极为可怜。

陵越面上不为所动,手指却悄悄攥紧。

百里屠苏仍是不放弃,重又低头磨蹭陵越脖间,此前几番挣扎之下,陵越的衣襟早已大敞,细腻如瓷的皮肤被冷风一吹泛出浅色的粉,面颊相贴,温凉之感顿时逼仄而来。

陵越止不住的颤颤兢兢,右手对准百里屠苏后颈,犹豫着击不下去。

百里屠苏喃喃道:“师兄,我……”

陵越咬唇不语,面上血色越发转淡,唇角混合着薄色的檀与凝滞的酡红,原本好看的唇形被他咬出一层层的纹路,鼻尖呼吸浅淡,呵气便能成烟。待它袅袅扑面,已经能与冰霜寒雪媲美。

百里屠苏一昂首便是看到他这幅样子,心里疼得厉害,手也无措起来,在大力扯开还是迅速拉紧之间踌躇好几遍,最后还是一把揽过陵越的腰,将他盖得严严实实。

陵越不动声色,揪着自己领口神色警惕。

百里屠苏摸上陵越脑后的发簪,一字一句极为郑重:“师兄,我想得到你。”

我想得到你。

他说不出其他像模像样的情话,唯有这句,十足的发自本心,不屑隐藏。

陵越神色一震,百里屠苏终于还是说出来了,从他听到百里屠苏不愿让今日过去的那一刻起,他就料到会有这样的场面。如果百里屠苏不提,他还可以试着放松,跟百里屠苏交颈片刻无限温存。只要不突破最后一步,天亮之后,他就还是百里屠苏的师兄,除了情同手足,惺惺相惜外没有其他曲折不堪的关系。

但百里屠苏最终还是没能压抑自己。

陵越唯有苦笑。

百里屠苏抬掌贴上陵越的后心,将他按向自己胸膛,同时低下头,在陵越发上印上一个虔诚无比的吻。

然后,百里屠苏捏着发簪一角,顺势一拔,三千青丝缓缓扯落,乌发如瀑垂在陵越肩头。

百里屠苏反手去勾自己的发尾,拽过一缕,绕指一个震力,发尾齐齐断裂,一束漆黑的细发被他紧紧握在掌中。

百里屠苏带着那截断发举到陵越面前,以手代梳替陵越稍作整理,挑起一段青丝,将自己的头发与陵越的系到了一起。

大概是因为紧张,百里屠苏的动作异常笨拙,而乌发太过顺滑,他刚系上一点便又松散开,百里屠苏极有耐心,拢过陵越耳后的散发抓平稳了,用自己的断发在上面打上一个一个的结。

结发共长生的结。

陵越心里一凛,满腔的阴霾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打散。

百里屠苏手上动作不停,边做最后的结尾边开口,笑意背后是强压的悲凉:“师兄,我想得到你,但我不会逼迫你。他们说结了发就是结了一生的缘分,不知道我这辈子还剩多少好运,但我愿意把我下半辈子的福分全部给你,请你不要拒绝这个。至少今晚,能让它绑在你发上。”

陵越一开始面露震诧,等他说完这番话,心中早已怆然大恸,魂魄似乎被滔天的惊雷生生撕裂,再也保持不了以往的冷静。

百里屠苏愿将余生的福分全部让出,只为护陵越一世周全。

这样做着的百里屠苏,与当时的陵越有什么区别。

陵越乍然弯唇,面上似哭似笑,无言的挣扎犹疑。

百里屠苏扶住陵越的脸,轻轻抱住了他:“师兄,让我一直这么抱着你,天亮了我就走。”

陵越终于绷不住表情,他稍稍抬首脱离了这个怀抱,然后用头重重撞上百里屠苏心口,同一时,趁百里屠苏不备抓过他的一只手,朝着脉搏狠狠压下去。陵越那一瞬的力道差点让百里屠苏松开怀抱,但他没有,他只是用另一只手将陵越拥得更紧。

陵越肩头轻颤,拇指松松合合,扑通的心跳跃上他指尖。咬牙抑制心内波澜,陵越冷情的话语透过衣物含含糊糊地传出:“你不是说要走,为什么不现在就走。”

百里屠苏含悲的微笑当即僵硬如刀刻,怔了又怔,他的手缓缓握紧,又慢慢松开,垂下手掌,放开禁锢,还对方自由。

陵越一直低着脑袋,百里屠苏也没有再看他一眼,只是旋转脚跟,提步欲走。

他忘了他另一只手还在陵越的制约下。

百里屠苏只走出半步,陵越的右手死死扣住他左手经脉。

百里屠苏背对陵越,道:“师兄,你若不解气,就罚我吧,无论什么我都接受。”

没有人回答,只有突如其来的水声,嘀嗒嘀嗒,一滴接着一滴,仿若月下泉鸣,奔涌不息的落向地面。

陵越捏着百里屠苏的腕骨,哽咽的腔调随着水声一同倾泻:“……别走。”

百里屠苏岿然不动:“任何惩罚都可以,是我对不起师兄,现在就算杀了我也改变不了我轻薄师兄的事实,百里屠苏愿以一死谢罪,绝无多言。”

陵越猛然弯腰,手上劲道不减反增,百里屠苏被他拽得硬是转了半个身子,陵越另一只手撑在膝盖上,满头青丝遮盖了他的脸,百里屠苏抬手欲扶他。

陵越接过伸来的那只手,张开五指扣进他指缝里,随后直身而起。

百里屠苏如遭雷击,陵越耳后打了结的那段发束垂在他胸口,沾满了湿漉漉的水珠。

而陵越的神情,根本不是他幻想的恼羞成怒。

从他眼中淌出的清泉濡湿了整张脸颊,玉色与嫣红交织,惊心动魄。

陵越弯唇勾出一个温和的笑,嘴里重复一声“别走”,拉下百里屠苏的头颅,将自己浸满水光的唇舌送上去。

百里屠苏呆立当场。仍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陵越稍微离开一点距离,软着声音哽咽:“屠苏,你没有错,我也喜欢你。”

百里屠苏舌头发颤,结结巴巴:“师兄,你,你没有必要迁就我。本来就是我不对。”

陵越又是一笑:“我没有迁就你,我心中有一片迷雾,导致此刻才看清。”

语毕,拉着百里屠苏的头再度贴向自己,喉咙里的气息顿时失了节奏。

喘息间一片温润的泽光。

这是第一次两人都主动的吻,情欲的味道自然而然的升腾在寒冷的空气中,炽热到几近沸腾。

氅衣滑落,抵死一般交颈缠绵。

肌肤相贴的触感太过鲜明,两人浑身一颤,百里屠苏哑着声音发问:“师兄,你确定你没有勉强自己?”

陵越没有吭声,笑容愈发温婉,握住百里屠苏的手放到自己脖子上,然后顺着衣襟往下,瘦削突出的锁骨,宽厚温热的肩胛,接着再往下。

百里屠苏深深喘息:“我们……现在回去?”

陵越不语,后退一步背靠古树,百里屠苏会意,上前抱住陵越的腰,拿起落地的氅衣垫在他身后,一手托住他,一手颤抖地去解数层衣物。

陵越笑意更盛,亲了亲百里屠苏的眉心,安抚他的急躁与不得章法,抓过他的手一步步亲自指导他。

临到最后,百里屠苏还想再确认一遍陵越的真实想法。

陵越张开手臂勾住他的脖颈,探在他耳边呢喃:“按你的心意来,我没有不高兴,没有不愿意。”

说话间,悄悄分开笔直的长腿,缠上百里屠苏的腰。

绝对的纵容与引诱,百里屠苏所有疑问被堵在喉口,只能贴近陵越轻道:“师兄,痛就告诉我。”

陵越笑着摇了摇头,将头埋在百里屠苏脖间,湿热的气息缓缓围绕。

百里屠苏再也按捺不住,在下一个绵长深情的拥吻中,与他灵肉相缠。

热泪与汗水一起洒落。

撕裂的疼痛席卷而来,陵越面色发白死咬着牙不发出一句呻吟,又勉力安慰自己,都是要痛,长痛还不如短痛,身痛比不上心痛。可这安慰连他自己听着都觉得荒谬可笑,到最后,他缩在百里屠苏怀里呜咽起来,泪水湿了两人一身。

百里屠苏以为是他太粗暴,停了动作,吻上他湿润的眉眼。

陵越摇头只道没事。

陵越觉得自己是真的没事,更粗暴的情事他也经历过,何况那时对面的百里屠苏神志不清还认错了人,更是叫他伤心。而现在,他们两人明明好不容易心意相通了,他的心里却痛得更厉害。

百里屠苏结发的举动让他欢喜异常,同时又是恨到了极点。

若是百里屠苏没有这般的纯良,他便不会软下心肠,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场面。

可那都是他自己选的,赶百里屠苏走的是他,不让百里屠苏走的也是他。

抛开颜面主动勾引的是他,轻褪衣衫自荐枕席的也是他。

要论这一晚究竟谁对谁错,百里屠苏有错在先,而他却是助纣为虐,罪加一等。

似乎他也没有苛责对方的资格。

那之后,事态大概又要转变了。

他得在自己魂散前再去一次天墉城,找到他留下的那抹灵识,给他灌上更多的神智,桃夭之事,玉颜之事,还包括这一场情事。

至于日后,另一个“他”要怎么推拒百里屠苏的邀约,就以自己移情为由吧。

水无长流,情无独钟,若百里屠苏坚持灵肉之交,那便只有割袍断义了。

而百里屠苏是不会忍心与陵越断绝关系的,所以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划清界限,约法三章,相处时发乎情止乎礼是必须。

身后的疼痛再次唤回了陵越的神智,他抱紧百里屠苏,泪水不停外涌:“屠苏……出去……”

桃夭的事不能再次发生。

百里屠苏在最后关头抽身而出,陵越麻木的双腿一软,瘫倒在他怀里。

相拥片刻。

情欲的气息渐渐散去,百里屠苏替陵越穿好衣服束好发簪,让他靠上树干,微微蹲身将他用氅衣裹在自己背上。

又走十来步,到达山头,伸手打碎结界,单手抱起安睡的少女。

百里屠苏抬步返回谷中小屋。

他背后是昏昏欲睡的陵越,前胸是轻盈娇憨的少女,百里屠苏一手托住一个,脚步稳健,走得不紧不慢。

夜风已经平歇,只有百里屠苏走动间带出的微风扫过陵越面颊,他的神智尚清,面上却透露着纵情的后果,颧骨上深深浅浅的酡红,醒目得仿佛醉酒。

陵越眨一眨眼睛,眼前景物晃荡,再一眨,晃得更厉害,索性闭了眼,满眶的墨色围上来,魂魄飘飘荡荡,落入无尽的睡眠中。

百里屠苏脚步渐缓,冲着身后低声道:“师兄,我们到家了。”

睡梦中的陵越不知何故,缓缓地露出笑容。

虽心酸,却也欢愉。

情之一字,甜苦自知。

tbc

=====================

啊啊啊啊啊啊我有一肚子话想说但是太晚了我累疯了,明天再说吧T T

检查了两遍头昏眼花,有错别字记得提醒我

评论(30)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