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苏越生子】生生死死 第四章

*生子向(…………我只是防个雷)

*别打我就行了

*统一解释一下,瑾娘不知道生生死死的具体作用,只是知晓它的典故而已,所以留了杯盏是等待良人的…………愿得一人,同生共死的……嗯,就这样……

第四章

双手再次抚上腰腹,陵越借着床沿直起身,眸中有清辉点点。

腰上的纹路是他为百里屠苏奋不顾身的证明。

然而,腰间的伤痕会消失,牺牲的印记会消弭,而眉间心上那抹人影,却至死也挥散不去。

陵越啊陵越,这又是何苦呢。

但他只求这三百天,朝夕相处,日月与共。

于是,他在婴儿出生后半天,便抱着它,冲破重重阻拦,毅然决然地下了山。

涵素真人说他有三百天,可那只是三百天啊,时光竟是这么的经不起消磨,路上浪费的时间,又有谁能补偿给他?

因此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最好的姿态出现在百里屠苏眼前,将他的光芒与热量,思念与悲哀,统统挥洒在这片山水间,在他满心惦记的师弟心中留下他最光鲜的一面。

而他会在必须的时机离开,那一天他在心中描画了无数遍,想来却仍痛彻心扉。

只为不可避免的别离。

涵素真人所说的三百日其实也不恰当,生生死死的劫难发作会在他临死前一百二十天,也就是四个月内开始。

那四个月每天都是一重煎熬。

倒数第四个月,他将灵力溃散,形同常人。

倒数第三个月,他将五脏六腑尽数碎裂,不能进食与饮水,旁人任意轻轻一触都能让他痛的死去活来,这样子与其说是人,不如说像个苟且偷生的死灵。

倒数第二个月,他将眼睁睁看着自己五感俱亡,渐渐地耳不能闻,目不能视,漫天良辰不能映入他眼,百鸟齐鸣不能灌入他耳,纵使紧握着百里屠苏的手也无法感受到他的存在。

庆幸的是,这三个月内的损伤一丝一毫也不会表现在皮相,而陵越最擅长的就是捱,身上痛得受不了他能不吭一声,明明看不见他也能独坐一隅,静待引魂者脚步轻轻。

而等最后一月,他将寸寸筋脉断裂,层层肌肤剥落,红颜乌发尽化白骨,最后随风散去。

他会等,等到最后一月,那时他不得不离去。

在劫难发作于皮相之前,他都会一直呆在百里屠苏身边,不是没想过早些离开,可他不愿就这么消失,去一个遗世的地方安静等死,在他能够和百里屠苏相伴的日月里,多待一个时辰都是天赐的恩赏。

所以现在就安安静静的,不要提起正在走向的那个结局。

哪怕在日后漫长的时光,将没有一个人记得真正的他。但他留在天墉城的那抹灵识会代替他,直至人间百年,生灵凋敝。

喜时与弟子练剑讲经,悲时与师弟把酒对盏,然后期待他下一个归期。

这样还不够吗?他还能奢求多少。

“师兄,我进来了。”百里屠苏立在门外朗声轻笑。

陵越坐得更直,拍一下脸颊,勾出一个温和的弧度:“好。”

百里屠苏推门而入,右手提了一方食盒,陵越的宵河和他的木剑一道别在腰间。

他身后还跟了位清秀的少女,抱了个小包袱,走得跌跌撞撞,百里屠苏单手扶住她,不冷不热道:“你自己都走不稳还要抱它?”

少女撇嘴,为了表现自己的身强体健,硬是推开他的搀扶,鼓起脸拖着一双洁白的靴子在地上拖沓。

霎时间,花香满溢。

陵越视线由百里屠苏转向他身后,含笑道:“妖灵。”

“师弟,你这里灵气强盛,小小花灵都可在白日化为人形了。”

百里屠苏也忍不住笑:“院子里还有一群。”

被唤到的妖灵睁大了眼,又听得他们这般调侃,嘟起嘴十分不满的哼了哼。什么嘛,要不是她们帮忙,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炖好一锅汤?还有她怀里的小娃娃,她还取了花露喂它,做了这么多都没有感谢的,她实在太亏了啊。

“妖灵,你怀里的是什么?”陵越隐约闻到几丝熟悉的气息,但他不能乱,不能表露声色,只能咬着舌头默默发问,从舌尖漫出的苦涩几乎要将他整个人淹没。

包袱里的不是其他,正是风雪中侥幸逃生的婴儿。

百里屠苏放下食盒,接过妖灵怀中的小包袱,小心翼翼地抱到陵越旁边,掀开襁褓一角,轻声说:“我们在山下捡到的。但是没找到他家人,或许是……”被人丢弃,沦落在风雪中。

陵越知道他接下去要说什么,又为何中断,悠悠接口道:“如此,你便养着吧。”

百里屠苏应声,将襁褓放到陵越身侧,快走两步打开食盒,一勺一勺地盛汤吹凉。妖灵趴到桌上,盯着一锅甲鱼汤口水直流。

陵越看着百里屠苏的背影,日光在他身上勾勒出一圈淡淡的阴影,微尘绕着热气打转,花香并药香直窜鼻尖。

陵越低下头,再看一眼百里屠苏,对方正专心摇晃汤匙搅起波纹,陵越犹豫几番,终于伸手轻轻抚上婴儿面颊,待他抚摸至婴儿胸前,那小小的人突然握紧拳头,牢牢勾住陵越的小拇指,咿咿呀呀,咯咯吱吱,嘴里吐出一个接一个的泡泡。

陵越怔了又怔,弯下腰在它面颊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直身而起时,正撞进妖灵懵懂的眼眸里。

陵越勾唇一笑,冲着她比出一个嘘声的动作,妖灵似懂非懂的眨眨眼。

百里屠苏端了肉汤来:“师兄,快喝吧。”

陵越颇有些无奈的皱起眉头,喝吧,行气活血,散瘀祛湿,他气血两亏,断是经不起这个折腾;不喝吧,岂不是辜负了师弟一番拳拳之心,而且拒绝的理由他更是说不出口。

“屠苏,你也一道。”他终是屈服在百里屠苏殷切的眼神中,找了个理由拉他一并坐下。

喝了没几口,外面忽然吵闹起来,人声涌动,如万千莺啼。陵越蹙眉:“屠苏,你快出去看看。”

百里屠苏前脚刚走,陵越挥手招来蜷在桌角对这甲鱼汤垂涎已久的妖灵:“你也喝。”

妖灵在他催促下,端起碗正待入口,陵越又指着食盒说:“把这些都带出去,全是你的了。”

妖灵头如捣蒜,收拾了盒子,抱稳了就往外冲。

陵越喘一口气,略带抱歉地对着妖灵身影笑了笑:“抱歉了。”

妖灵本为花妖,会被汤药吸引也是因为百里屠苏为了陵越伤愈,特意加在其中的几味药材,草木之灵,魂魄愈近,吸引越大。至于甲鱼嘛,她是不可能吃得下去的。

果不其然,妖灵还未走到溪边,便迫不及待打开食盒狼吞虎咽,才吃两口,被满嘴的腥味腻住,旋即大口大口往外吐,喝一碗汤吐十碗灵气,直吐得天昏地暗,连早前饮下的花露都吐了出来。

陵越猜到事态,心内直道:抱歉抱歉。

那花间的骚动,自然也是他引起的。

他外泄的几许清气竟然惹得山谷间鸡飞狗跳,鸟唳妖鸣,除了抱歉,陵越不知道还能作何表示。

贴上婴儿柔嫩的面颊,陵越含笑缓缓张唇:“你说屠苏应不应付得了?”

陵越又说:“我们这般亲昵,你长大了大概也不记得,若是有幸记忆中还剩我一片衣角,可也千万不要告诉屠苏,好么?”

回应他的,是婴孩回亲他的一脸口水,和忽然间从他脸上漫下来的水滴。

tbc

======================

没啥好说,我就想提醒防个雷,不是这章…………是后面…………

评论(35)

热度(93)

  1. 艾丽丝公子怀里一只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