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苏越生子】生生死死 第三章

*生子向

*终于提到了啊啊啊我要哭了

*腰上那不是鞭痕也不是伤痕的东西……作者表示,没长过妊娠纹还没见过吗?别问的太仔细,作者本人和大师兄都会脸红的【快够!

第三章

对生生死死的事不是没有疑问,但师兄选择了一语带过,百里屠苏便也不强求。此刻已是正午,窗外鸟雀啭啼不止,闻到渐渐飘来的香味,百里屠苏走近陵越:“师兄,你饿不饿?”

陵越笑一笑:“不饿。”

“不饿还是要吃点,我炖了汤。”

“……”陵越只希望不要又是甲鱼。

百里屠苏又道:“师兄身上有旧伤,甲鱼大补,我等会给你盛来。”

来不及感慨固执的师弟和甲鱼,陵越眯起眼:“旧伤?”

百里屠苏张开五指比划了一下大致的长宽,肯定地点头:“颜色很浅了,一看就有段时日。师兄,我与你同行多年,怎么不知道你身上还有经年的旧伤。是这几个月里留下的?”

陵越轻轻地敲一下桌子,咳一声,掩饰自己脸上可疑的红晕,但越掩饰就越可疑,到最后他干脆抬袖遮了半张脸,撕心裂肺地咳个不停。

“师兄,你怎么了?”百里屠苏急忙往他手心里塞一杯水,“快喝一点,慢慢喝。”

陵越抬眸看他一眼,嫣然泛红的双眼间水光潋滟,有些说不明的情愫在其中勾勾转转,直叫百里屠苏看的呆了呆。

“师兄?”

“我没事。”陵越拍了拍脸,想起百里屠苏刚才的话,下意识去碰自己的腰,指尖刚触上,又惊醒一般快速移开,“小伤而已。”

百里屠苏握住他的手,摩挲几下。

可你还没说你为什么咳得这么厉害啊?

陵越抽回手,眼光四下游移,忆起什么,张唇正待询问,忽又紧闭双唇,缄口不言。

不行,他不能问。

他不能问,他抱来的那个孩子现在在哪里。

多亏了这一场漫天的大雪,省去他向百里屠苏解释这个孩子的口舌。

他早在下山前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辞。

孤苦伶仃又孱弱将死的婴儿躺在路边,陵越不忍心,捡了一道带过来。至于为何不送入天墉城,就以感念自身遭遇为由,望它能在寻常人家,寻常成长罢。

所幸的是,在他上山路上,狂风携暴雪迎面击来,两人失散,陵越在最后关头给它施加了一个术法,若是百里屠苏遇到,按照自己师弟的心性,必然不会让小小婴孩死于风雪,只会当做弃婴捡回去养着;若是没有遇上,结界至少能保它三日安稳。

而如今他稍加感应,便知结界已碎,这山外谷中,不过他们几个活人,他又昏睡数个时辰,那婴孩想必已被师弟找到,此刻正躺在某处咿咿呀呀的好不可爱。

陵越松了一口气,不问便不问,知道它好好的那就够了。

“师兄?”见陵越几次三番欲言又止,百里屠苏忍不住先他一步问出来:“有什么担心的事?”

陵越垂眼,摸上平坦的腰腹,百里屠苏以为他饿了,给他倒了杯热茶,说:“我把甲鱼汤端过来。”

“不用……”陵越话音未落,百里屠苏的身影已消失在门槛外。

陵越坐回榻上,掀开被褥斜靠进去,暗自责怪自己。

 

相传上古有神生于盘蛟之山,乘龙角,踏浮云,共眠而同起,情之深厚,一言难蔽。昔时女娲精魂仍在,然天下魑魅魍魉,魇魁魈魃横行于世,逐鹿四野,仙人应女娲之约,以盘蛟筋骨为枪,金鳞为甲,征战八方。

蛟龙欣然允诺,行刑前,忽挣链而出,化角为玉,滴泪成浆,苦仙人之永别。仙人端盏与之对饮,道:苍天为证,以此约定生死之劫,此后,你我命数相缠,仙寿共享,同生共死,永不分离!

贪一时佳酿的陵越那时还不知生生死死的用处,只当瑾娘的上古神仙合卺之说是个笑话。

所以他在师弟将去仙山蓬莱的前夜,并没有拒绝将他误认成风晴雪的百里屠苏。

待他醒来自行清理完毕,恰好撞见前来给百里屠苏送行的紫胤真人,对方一眼看破他身上眼中的情欲气息,顾不上即将诀别的小徒弟,恨恨地甩开袖子骂一句“胡闹”,腾云而去。

陵越仍未察觉此错之离谱,直到他从自己强劲的心跳中摸到另一条微弱的脉搏,慌乱无措的他在天墉城满墙的藏书中穿梭徘徊,在某个尘封已久的古籍里找出几许合卺的典故,那书最后总结,生生死死之说,纯属以讹传讹,世上便是有寿命共享的术法,又有几人肯去做,况且上古实已久远,纵有仙灵盈盏,亦是斑驳不堪,不可使用。

陵越几乎想闯去地府,提着瑾娘的领子厉问:“你收藏的究竟是什么!”

可惜丽人已去,地府之门也并不欢迎他。他只能去问卸任的前代掌门。

涵素凝眸深思,半响方问:“陵越,何谓生死?”

陵越答:“由死来,向生去,便谓生死,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天道循环。”

涵素接口:“你既然参悟这点,亦该知,万物有灵却必经生死,死不可避免,生却可凝结,将吾之年月化作彼身,便是生生死死的用处。”

陵越叩首:“还请真人明言。”

涵素摇头:“修道之人何必问清,既你执迷……也罢。陵越,生生死死是一道劫,一道生劫,得此劫难的人可与另外一人共享他的性命,若你仅剩十日寿命,而我还有二十年,便是取我这二十年,一分为二,留待两人共存。”

陵越身形晃了晃,他与百里屠苏自是饮下这酒,风晴雪曾有书信传来,信上道百里屠苏灵散身死,而她将在神州之间寻找,直到找回百里屠苏的那天。如今陵越气息尚存,那百里屠苏的魂魄也定在海外仙山飘荡,没有散去!

涵素不知他想法,只见他神情恍惚,不由怒斥道:“陵越!你向来乖驯,我不知你为何突然来问我这等问题,不论如何,快快打住一切念头!”

陵越再次叩首:“陵越谨记。”

仙酒他已饮下,还用得着再去与谁分享?

涵素这才平缓了怒气,“我知你脾气,切莫为俗事扰了心。”待陵越应诺,涵素真人点头继续解释道:“不过这劫数只能使用一次,若其中一人再遇劫难,命数既改也是不可再次分享了。”

“这就是将吾之年月化作彼身?”

涵素低笑一声:“倒是不止一层意思。陵越啊,子息亦是命数的一种传承。”

“……陵越不解。”

“不必了解,世事殊异,人之常情,阴阳结合,此身长存。这些与你相距甚远。”

“……陵越明白了。”

“陵越,不管你有何想法,我再提醒你一句,千万勿行逆天之举,天谴之说并非耸人听闻。”

陵越闻言,膝行而前,向着前任掌教深深叩首。

涵素大惊失色,一时忘了问他此番为何。

陵越伸出手掌,涵素皱眉替他把脉。

这一下却是无比的震惊。

陵越起身拢袖,远眺世外光景。

涵素双手指着空中气急败坏地抖了又抖,终于垂眸低问:“何以行逆天之事,何以得逆天之果?果熟之日,实能存魂亦亡,只徒留三百日气数。”

陵越总算回头望他,屏息以待。

涵素说:“陵越,你可想好了,生下它,你也只余三百日月。”

陵越答:“原来还有三百日……足够了。”

足够了。

tbc

===================

奥对了放在最后我有话想说,没看到的人就算了……

你们有什么雷点和萌点可以在评论里说,因为我不想被人喷……和掐……呵呵……

虽然我就看看,该怎么写还是会怎么写的……【快滚!


评论(3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