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端碗狗血来撒糖(15)【存档

一切与真人无关无关无关。【重说三

算过渡也不算,给小明星铲除情敌呢。

来吧来吧,炸死一个是一个。

19

宴会早在王大少到家前就布置的妥妥当当。因为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雪,再加上大冬天的谁也不愿穿着礼服高跟在寒雾里哆嗦,所以露天的庭院里愣是支起了二十多米高的超巨型幕布,将整个别墅围了个结结实实,一丝寒风都飘不进来。

幕布中心是直径三米的水晶吊灯,另外还有树木枝桠上缠绕的节能灯,欧式廊柱旁的复式宫灯,沿步铺设的落地圆灯,这些琥珀色的暖光叠合在一起,甚至要盖过了屋外铺天盖地的霓虹。

管家亲自去接了闻妍,掐着五点五十五分的点停在了王大少别墅门口。

王大少的车比他们早到一分钟,他靠在车门旁等他的女朋友下车。

紫色的绢绒抹胸礼服,长不过膝盖,纯白的裘貂披肩罩住双肩,长发柔柔地垂至腰下,黑色手套,银色亮片的小皮包,白皙的脚背从小皮鞋中裸露出来,分不出季节的打扮,但似乎说不出的惊艳,唯一值得商榷的搭配就是平底的皮鞋。

王大少望着她笑,伸出手去迎接她,闻妍勾上他的手臂,她特意穿了她最矮的一双鞋,一厘米的薄底几乎就跟踩在冰凉地面上没有区别。

正是如此,她与王大少的视线才得以平行。

王大少搂着她的腰带她进场。

里面的场景跟以往的宴会没有多少区别。

美酒,套装,嫩模。

高级烟草,定制香水,细腰短裙。

来往的诸多眼神勾勾缠缠,烟视媚行。

白色礼服的混血男子站在一张方桌前遥遥的向他敬酒,他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那人自觉的没有上来打扰,转身跟周围的一群富二代眉飞色舞的聊起来,好几国语言都有,你用德语问,他用法语答,听的人头昏脑涨。

小明星还没有出现,但他会来的。王大少想,至少会来露个脸。

不断有人举着酒杯上前调笑,他跟闻妍不断的与人碰杯,喝到几乎要吐。

不过也有例外,几个玩的好的疯子不是来给他灌酒,而是带了所谓平生最爱的几样宝贝要给他见识,其中还有人拖家带口的过来,不足一米的糯米团子黏在他腿上含着一口蛋糕连声喊他“叔叔”,每喊一声便掉一块蛋糕渣在他裤子上,他苦笑不得的对上小团子的父母。

对方笑说这可是我们的宝贝呢怎么可以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自己出来玩老弟你说是吧?而且我儿子还是个清宫迷,在等二狗子出现呢。

猪大肠说完,蹲下来亲了亲宝贝儿子。

王大少好不容易从小东西的魔爪中抽出了腿,摸着孩子的脑袋说:“那你们可看好了,他这么小还没有桌子高,稍不注意就被人撞了。他来了我就叫你们。”

“知道知道。”抱着孩子走开。

闻妍在一旁推推他:“羡慕吧。”

王大少自然知道她在暗示什么,侧身亲吻她的发际,假装没听懂:“唉不过就是长得比我好看了点还是个三岁的小屁孩,夫人你就嫌弃我了。”

闻妍缩在他怀里笑得乱颤。

王大少看了看远去的那一家三口,阖了阖眼。他可没有打算跟任何人结婚啊,生孩子可以,但是,他不喜欢婚姻这种束缚,除非……除非什么他暂时还没有想出来。

主蛋糕端上台来的时候全场都震惊了,闻妍在她身侧捂着嘴发出尖细的一声惊叫,而后在一刀刀切下去的时刻,双手搂过王大少的脖子,凑近他的面颊,湿热的眼睫蹭在他的皮肤上,他扶住她埋在他脖颈的头颅,另一只手慢慢抚着她的背。

小明星还是没到。

宴会的重点一过,其余人都放肆大胆的玩开来。

王大少望着他们举着简易的烟花差点把幕布炸翻,笑骂说别玩太过头了屋子炸了你们谁赔,众人纷纷指向闻妍,给她过生日呢不她赔谁赔?

倒是有理有据,王大少哭笑不得。

玩弓箭的时候一群人把王大少也拽了去,一发不中,三发五发还是不中,众人疯了一样的嘲笑他夜视视力跟蝙蝠有的一拼,王大少甩开袖子,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还真当我是哄你们开心啊?

十个靶子在二十米外依次排开,小团子蹭到他脚边说“叔叔加油!”,他吓了一跳,转眼怒视某个角落“猪大肠!说好的看住你家孩子的呢!”

猪大肠夫妇被他吼得抖了一抖,赶紧跑过来把小祖宗护进了怀里。

小团子眨巴眨巴眼睛,好像也被他这么一吼吓到了,眼泪巴巴的撅着嘴。

王大少明显不擅长应付小孩子,周围又全是白眼狼专看好戏,就连闻妍也戳着块蛋糕乐得看他被一个小孩子吃得死死的。

他只好蹲下来先是摸了摸他的头发,又在他眼皮下擦了擦要掉不掉的泪,“乖,叔叔只是怕我一下子没看到撞了碰了你,还有啊,要跟好爸爸妈妈,这里要射箭很危险的,你看,你还没有一支箭长。”

管他听不听得懂,哄了再说!

猪大肠!今天让你来就是我最大的错误!

哄走了小东西,唰唰拉了十次弓,刚好平了胜负。他也被折腾的够呛,热汗冷汗冒满脊背,说了声你们自己玩吧,牵着闻妍的手去换衣服。

卵石小路,曲径通幽。

闻妍走了两步开始不停皱眉,步伐明显慢了下来。

王大少不明就里,拉了拉她:“怎么了?”

闻妍抬起一点脚轻声抱怨:“鞋底太薄有点痛。”

王大少哈哈笑了两声,拍了拍自己的背:“还好你不重,我背你走一段?”

闻妍犹豫了几秒钟,还是爬了上去,戴着黑色丝绒手套的双手勾住王大少,头埋地低低的笑。

王大少就说:“其实你没必要跟我一起时就穿平底鞋,平时穿什么正经时候就穿什么,还能穿得更差么?”

闻妍稍带迟疑地说:“可是……”

“可是什么?”王大少嗤笑一声,“我就这么高了,还不让别人比我高啊?”

闻妍噗嗤笑:“那我以后穿十公分的。”

王大少一脸平静:“你喜欢就好。”

出了小路,王大少放她下来,仍旧是一脸平静的,似有所悟一般,边走边说:“说认真的,我跟你讲个故事。”

“从前有个人,他娶了个跟她差不多高的女人结婚,那个女人一直穿平底鞋。然后他们两个就离婚了。”

“…………”

王大少瞄闻妍一眼:“怎么了?”

“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

“只是刚好想起来,鼓励你穿高跟。”

闻妍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

换完装,从房间里出来,一个白色的人影靠在欧式的廊柱下端着酒杯慢慢啜饮。

闻妍从他身边走过时好奇的打量他。

那人大方的任由她打量,还回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

闻妍轻轻问:“Foreigner?”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