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端碗狗血来撒糖(10)【存档

一切与真人无关无关无关。【重说三

作者依旧没吃药。

这狗血的我都不忍直视啊。

兔子不仅是手机壳,下章再说。

14

十二月的天,中午刚过,已是阴沉的不像样子,风呼啸地厉害,雨也是要下不下。

王大少窝在老板椅上懒得动弹,扭头定睛紧盯窗外飘着落叶的水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神游。

短信提示音响起,他扭回头,伸手懒懒地捞过来,解锁一看,皱着眉头微微的笑。

要下雨了,晚上你来接我?From Darling

王大少敲敲手机壳子,粉嫩可爱的小兔子在他指尖毫无保留的卖着萌,二头身的诡异比例,雪白的小爪子一只捧着它那硕大的脑袋,一只羞涩的捂着脸。似乎同原先递过这只手机壳的主人一样,乖得惹人怜爱。

而这位备注Darling的,正是它的原主人。

王大少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坐直身体,心情愉悦的回复她:工作结束后找个地方好好呆着,晚上我去你们工作楼下等你。

回完消息他却没能及时回到面前的事务上,反而摩挲着手机壳,慢慢垂下眼睑。

另一只手机壳上那七八条锦鲤在他心上浮浮沉沉。

王大少到的时候雨下的正大,美人拉着她的几个同伴躲在大楼底下避雨,出租车这会儿基本都困在外环,有些人曾想闯进雨中试一试运气,还没走几步,脸上的妆已经花了一片。

美人在风里颤颤,面色惨白,妆容看上去倒比以往还要精致。王大少的男子气概瞬间被勾了起来,推开车门几步跑近,敞开外套揽过细腰,这几个动作完成的一气呵成,其他人正艳羡着,王大少已经拉着他的美人上了豪车。

几个同伴当然也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下,王大少皱皱眉,没说什么。

一路上这几千只麻雀就在调侃王大少和羡慕女伴中度过了。

“有男友真好啊,你看下雨天还有人来接,是不是啊妍妍?”摇头晃脑挤眉弄眼。

“王大少,你对我们家妍妍真好!”捧脸托腮一脸神往。

“妍妍今天住你家么?”捂着嘴角不怀好意。

“…………”

闻妍看一眼沉默开车的王大少,抿着嘴浅浅的笑。

锦鲤潜进池底,王大少感觉那只小兔子开始在他心上挠啊挠。他奋力反抗,反抗无效。

闻妍几人住的虽然不偏僻,但是跟王大少的住宅相比,基本上跟城郊无异,王大少征求了一下意见,统一看法之后直接将她们送去了一家最近的酒店。

付了钱取了门卡,看小姑娘们一人拿着一张门卡高兴的没了影,王大少转头冲闻妍道了声早点休息,穿起外套便准备回家。闻妍端着酒店送的热茶拉住他的袖子,拧着眉头问:“你还要回去?”

王大少不动声色的抽出手,单手抚上她的发,对她的问题避而不答:“你洗个澡好好休息,别感冒了。”

闻妍原本跟他差不多高,踢掉高跟鞋缩着身子也勉强算是小鸟依人,不由往他怀里凑了凑,纤细的手腕搂住他的腰,哼哼唧唧不让他走。

王大少亲了亲她的发顶,再轻轻一拍,哄住了人,随即就去停车场开他的车。

暴雨如注,下到后面,忽而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地上未化的雪与滴落的雨凝结成冰,还在外头奔波的人纷纷咒骂这该死的鬼天气。

王大少说不出来的烦躁,车子开了有半个小时,但别墅还在十几公里外,这种情况下一个不小心就会轮胎打滑,前后车辆都是慢速缓行,他也只能按捺住性子,缓缓的小心翼翼的开着低档。

靠!

他一拳捶在座椅上,随后向右大力扭转方向盘,紧急停靠在路边。

身后的司机摇下车窗气急败坏的大骂,他连不屑挑眉比个中指回去的兴致都没有,只是窝在座椅上抬眼看漫天的雪花。

心里头一只兔子和几尾锦鲤斗得死去活来。

而他冷眼看它们争吵。

“叮铃”,又是一条短信提示音。

他看都没看直接关机。

过了没多久有人敲他的车窗,他准备摇窗户的时候才发现车窗有些冻住了,伸手从里面敲了敲,外面的人将冰雪刮去,他顺势摇下窗户冷着脸不说话。

那人穿着军大衣搓着手呵气:“小伙子,我看到里面有灯就来敲敲看,”在王大少疑惑的目光中,那人接着说,“这里不能停!”

王大少冷着声堵回去:“这本来就是紧急停车位,为什么不能停?”

那人似乎没料到他会这么问,只好挠了挠脑袋笑呵呵的说:“哎哎不是不能停,是你现在不能停,你的车要被雪盖住了!”

王大少怔了几秒,道了声谢,告诉他自己很快就走,那位才哼着歌悠悠哉哉的走远了。一边走还一边叮嘱:“快点走啊,到时候雪深了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关上窗户摸到手机,重新开机,准备叫人来接自己。刚刚那条未读短信跳到眼前,却并不是纯白如玉兔的闻妍发来的。

这种大雪天怎么能少了火锅呢,哥们我在煮火锅,可惜雪太大你没有口福咯~From 小明星

王大少敲着屏幕算了算小明星住的地方跟这里的距离,又看了看外头的风雪,打了一行“我在××路路口,直接带你去吃现成的火锅你要不要?”马上又删掉。

“火锅有什么好吃的,带你去吃山珍海味。”还是不行,炫富被雷劈,删掉。

“有火锅的地方就有我吃货小王,阁下稍等。”呃不文不白的好恶心,吃货小王又是个什么鬼,再删。

最后还是原先那个,“我在××路路口。”打完这句,他愣了愣,不晓得后面该接什么好,但是手的条件反射却比大脑快得多,“bingo”一声发送成功。

王大少抖了抖手,心想着那货铁定吃的正欢,注意得到才有鬼,宽慰完自己的手贱,开了静音扔下手机在车前的玻璃上画起了花儿。

画着画着变成了简笔的图案,一只兔子,寥寥几笔,栩栩如生。

王大少想到闻妍,勾着唇笑了笑,我是喜欢那只兔子,才爱这只兔子。

这其中七七八八的代指估计也只有他自己分得清。

过了一刻中不到,风雪仍旧没有一丝一毫要停歇的架势,王大少拧了拧车钥匙,吹一声口哨,打算恢复他钻石小王那风流天下闻的风姿,却听到风雪中传来沉重的声响,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他车子的后方,王大少感觉车身被什么撞击了一下,但只一下就停了,然后他的车窗再次被人敲响。

王大少百无聊赖的回敲回去。

这次的人貌似比较呆愣,听他回敲,便像得到回应一样,飞快而热烈的继续敲起来。

王大少简直怒不可遏,咚咚咚的猛敲三下,那人才仿佛终于惊醒,慢慢的扒开车窗玻璃上厚厚的冰雪,然后看着车窗慢慢摇下,王大少的表情从原先的不耐烦变成了活见鬼。

小明星勾着腰站在他车前。

王大少一把抓住他通红的双手。

小明星穿着笨重的雨衣,脸上滴着冰与水的混合物,湿润而冰冷的水汽漫过他的发丝,眉梢,眼睫,面容同唇色如同哭过一般,白里透着嫣然的红。

红唇白衣乌发,温软的像只兔子。

王大少心里一动,想起之前刻意忽视对方,硬是逼自己戒掉秒回习惯时的一个比喻:瞧你弱得跟只兔子一样。

像兔子不可怕,比他最喜欢的动物还要讨他喜欢不可怕,哪怕他本来就是只兔子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小明星手上还拎着块砖头。

“卧槽!”王大少只能憋出这两个字。

“快让我上去。”小明星有气无力。

急忙打开副驾驶的门,小明星甩掉砖头要脱雨衣,王大少没来得及阻止,便看他再次湿了一回,小明星满脸歉意的笑了笑,王大少摆摆手却觉得这笑十分的烧心,烧得他难过。

“你不是在吃火锅吗?跑出来干什么!”

“你滚吧,还不是你发了个莫名其妙的短信,我再打你电话又不接,我以为你没开车又没人接困在这里才开了车来接你的好吗?”

我还需要你接?王大少抽抽嘴角,摸到座位底下静静躺着的手机,将这句咽了下去。

“那你的车呢?”

“在后面。”

“没想到你也有车啊?怎么以前不见你开?”王大少握着小明星的手打着哈哈不放开。

“自行车啊!”小明星理直气壮。

“…………”王大少沉默了几秒,随即破口大骂:“下这么大雪你他妈给我骑个自行车过来!”

“我自行车比你靠谱多了。”小明星翻翻白眼。

“好吧,是我不对。”王大少立刻改口。

“呵呵。”小明星气焰高涨。

“那你的手怎么搞的?这么大个人了,还要拿块砖头出门吓人!”王大少盯着他又红又肿的双手皱着眉头骂。

“…………”小明星嘿嘿嘿嘿的想蒙混过关,王大少拧着眉头瞪他,他只能举白旗投降:“出门太急了没戴手套……”

“那砖头呢?”

“卧槽老王,这么冷的天你不会想让我拿手去找你的车牌号吧!”

“…………是小王。”

“…………小王……”

“所以你是在地上找了块砖就把路上的车牌都敲了一遍么?”他终于明白刚刚车身的那一下颤是怎么回事了,虽然他一点都不想知道。

“嘿嘿嘿就是这么的巧!”小明星傻乎乎的笑。

“骗鬼呢?”王大少继续瞪着他,左看右看确定他的手只是被雪冻红了而没有其他外伤后,便松开了他的手,车里面暖气徐徐而过,小明星眼睫上一层薄雾,“说实话!”

“…………”小明星吸了口气,“来的时候被砖头绊了一下,我从自行车上跳下来就拿起来放进了篓子里,准备一见到你就毫不犹豫的磕上去。”最后一句他说的轻飘飘的,“让你矫情……”

王大少苦笑一声,揉上他的膝盖:“没摔到吧?”

“没有,我跳车的技术早就练出来了。”

“呵。”王大少无话可说,突然想起什么,“你刚刚砸了几辆车牌?”

“就你一辆!认出了不敢确定才去敲了车牌上的雪。”

“…………算你聪明,不然等着赔钱吧。”

此后又互相讽刺了几句,王大少试了一下,发动机还有用就是容易熄火,反反复复发动了好几次,最后还是开回了小明星家。

车子停稳后,两人下了车站在车库里面面相觑。

车牌斜斜的挂在车身上,整块车牌已从一个平面图形变成了立体图形,上面还有几道砖石敲击留下的痕迹。

王大少:“你刚刚到底是有多生气?”

小明星:“换个场景你试试?”

呵呵。

小明星给王大少拿了条没拆封的内裤,而后两人相继洗了澡,吹了头发,裹着浴袍吃小明星煮了一半的火锅。

王大少看着一边吃一边吸鼻涕的小明星,想着几个小时前删掉的那几条短信还真是有点先见之明。

最后吃货小王真的还是奔着火锅来了,而他确实也吃到了山珍海味。

王大少笑了笑,任由心底那几尾锦鲤跟小白兔继续打。

心里又想着,我是喜欢那只兔子才爱这只兔子。

这短短几个字里的代指,或许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嗯,秒回的习惯还是不要戒了,今天这事儿是个提醒。

王大少涮完一筷子肥牛,自然而然的夹进小明星碗里,对方一边擦鼻涕一边擦眼泪,还要分神擦擦辣得通红的嘴,然后不停的喝着汤,含含糊糊的说声了谢。


评论(2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