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怀里一只猫

魔戒ALET,古剑苏越,少年狄芳,阴阳师博晴……墙头无数 【大写的生子狂魔】 微博:公子怀里一只猫

争吵【存档

一切与真人无关无关无关。【重说三。

===========

某次近乎不可挽回的争吵后,王大少带着包装严实的“小礼物”去片场看他。

小明星站在人堆里,借着人多他看不到的理由,微微侧身,翻着白眼觑着戴了个不成体统的方帽的王大少。心中默念,他没看到,他什么都没看到。

结果人家还真没有走上前来,径直就去了导演和摄影边上,一口麻利的商人腔,问过一圈的大小近况,还略带欣赏的笑了笑,显出对这部戏的十足兴趣而又不至于太肉麻。

小明星忽而就有些委屈,原来还真是自作多情,分明就不是特意来看他的。他捏捏拳头扬起笑脸正准备回身告诉小助理他休息够了,突然就看到了提步向他走来的人。

拳头捏的更紧,四周的人莫名的散了散,王大少冲他点点头,半句话没说就走开了。

小明星松了口气,却又觉得好笑,连翻好几个白眼才把真实的自己剥离开,全身心投入到拍摄中。

等拍摄结束已是深夜,小明星一回到酒店房间便愣住了,他僵硬的回头看了眼完好无损的房门,再看看坐在他床头摆弄着什么的王大少,在心里默默比了个中指。

果然不管是不是自家的酒店,按王大少这个人脉,搞到酒店门卡那不还是秒秒钟的事?

滚他犊子的有钱人!

小明星面上表情冷定,心里边已经骂过了好几圈。也完全不在意按中国发展的这个速度和小康社会的标准看,他也是个实实在在的有钱人。

王大少终于抬起眼睛看他:“哟,回来了?”

小明星销了气焰——原本也没有多少更不敢表现出来——在外人看来可以称之为乖驯地一个点头。

王大少便说正好,有东西给你。

小明星哑了一下,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谁知道他要送什么,装了糊涂再说。

王大少扫他一眼,傻了么?坐过来。

小明星捏了捏拳头,大咧咧又小心翼翼的挨着他坐下,屁股刚坐稳,手心便被塞了个笨重的金属制物品。

”哎哟我操这是个啥黄不溜秋粉不拉几“,当然,他不敢说出来。

王大少趁他发愣的空档摸了摸他的头发:”送你的。“

小明星半天蹦出一句:”这是啥?“

王大少嗤笑一声:”棉花糖机。“话未完还要讥笑小明星一个大老爷们偏爱女生喜欢的甜品零食——完全忘了送出这礼物的自己身上也笼罩着一层又闪又亮的粉色泡泡,几乎都要开出花来。

小明星扯了扯嘴角,吐出一个字:”哦。“

王大少的手便僵在一处。

两人都不说话,静静地僵持了片刻。

直到小明星抬起手戳戳王大少的胸口,引来对方探究的目光后,轻轻的点在粉嫩嫩的少女款棉花糖机上,扯着嘴角露出最最真实的笑意:”这颜色真够春的。“

仿佛不满意自己的评价似的,捋一把额发滚动眼珠,一八几的东北大老爷们将有点发腻的卷舌音换成平淡正经的平舌音:”村。“

王大少瞬间黑了脸。

小明星仍是平静地望向他:”糖呢?“

王大少剥了颗随身带着的硬糖塞进他嘴里:”要吃就吃哪那么多话?“却也不自觉勾起了嘴角,一倾身探了上去。

再过些时候,等一管子糖都化了,王大少才点了支烟驱散嘴里浓得醉人的甜腻。

小明星踢踢他,他顺手抓过对方的脚踝,握在掌心细细摩挲:”不生气了?“

小明星回望他。

他继续问:”还要不要再试试另一种口味的糖?“

小明星眨眨眼。

”那棉花糖机你好好收着,馋了就自己做着吃。“

小明星点了点自己的唇,眸睫飞得像一尾缤纷的蝶:”我知道了。“

王大少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在对方转身要去浴室的时候,勾着他的手腕狠狠拽进了怀里。

后面就是少儿不宜。

第二天小助理去敲了好半天的门,正兀自脑补相爱相杀的剧情,有人来开了门,她都没好意思往里面看便羞答答的红了脸,交代两句嗒嗒的跑开,在夜深人静作死求脱单的晚上,恶狠狠的戳着笔记本。

争吵。

呵。

争吵?

呵呵。

秀恩爱分得快?

呵呵呵。

至于他俩为何争吵,呵呵,你猜?

评论(8)

热度(54)